搬石头的艺术

如果一州政府常和民间组织争吵,究竟是什么道理呢?很多政治人物总会回答说不是争,是这些人(民间组织)贪(政府拨款)、活动内容又搞不好,实在没用。

我常会听一些政治人物批评民间团体,仿佛自己才是“专业”。实际上为何政府要介入搞活动呢?当政府的不都常埋怨自己忙得要命,在野时更批评对手搞活动不搞政策、是不务正业,现在自己反倒成专业活动搞手?
是不是也有钱的因素,我看倒是未必。但政治人物总是心里有鬼,见不见人、支持与否或换不换人做,每做一件事都畏畏缩缩,好像连自己都没法说服,就明白是有政治目的,令人摇头叹息。
常听政党友人分析,巫统最令在野党苦恼的,正是那一套在半城镇、乡间行之已久,做得密不透风的绑椿术。在马来甘榜他们实行“一人盯10户”政策,一名基层领袖“看护”10户人家。
另有一些基层领袖则“受命”加入当地社团,进行洗脑、组织和渗透工作,反正就是借此达政治绑椿目的,确保党能一票不能少。除了巫统,其实其他成友党也实行这套。
所以改朝换代了,一些确定或被怀疑是对手绑椿人的社团份子,就像石头一样“阻住地球转”,必然要搬之。新君既立,不搬石头就犹如木头,移开旧石换新石,也是理所当然。
但搬得不得其法,有者更是乱搬一通、又急又猛,还砸中自己的脚到致残,就显得几年下来仍无长进同时,没有掌握到搬石头的艺术。
说到底,这些人都不是政治新手了。但为何明知乱搬会出祸,还要执意乱搬,就是因为太自傲,看不起别人。其实全国风向已不利在野一边了,如果还是过度自信,很快会比对手更快腐朽。
好的政党,要能看清本身的本质问题,赶快修正和自我升级,才能及早学会搬石艺术,成就更理想政治。
摘录自  光华日报 /司徒瑞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