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马公司案没发现犯罪行为 美国炒作民事诉讼别有动机

(真相网/陈家豪)美国司法部再度针对一马公司采取民事诉讼和充公资产行动,但不曾要求“受害者”大马政府或一马公司提供资料和证据,而一马公司早前受到多个执法机构调查,并没有资金被偷走,也没有发现犯罪行为。

这就如槟州首长林冠英日前针对脱售太子道土地的事件喊冤,指这像是一宗凶杀案:“我本身没有杀人,又如何出示证据呢?更何况没人失踪,也找不到尸体”。
大马年轻商人刘特佐拥有被指可疑的大笔资金并购买大量资产,美国司法部声称这些金钱或资产是通过犯罪所得,并第二度采取民事诉讼,在最新的诉状中寻求充公源自一马公司的5亿4000万美元资产。
综合美国司法部早前於2016年7月追讨逾10亿美元的资产,以及上周入禀法庭追讨约1亿美元的资产,此案要充公的资产总和已达到约17亿美元(约73亿令吉),是美国司法部的追回盗窃资产行动组最大型的行动。
但是,美国司法部不曾要求大马提供任何资料或证据,反而是单方面发布逾250页的文件,在诉状点名一些事件和人物。这些指控还未在美国法庭进行审讯和裁决後,全是未被证明的说词,显然美方的动机已超出冻结资产的目的,而是为了操纵和干涉大马的政治。
首相纳吉新闻秘书拿督东姑沙里夫丁抨击美国司法部,未经证实的指控不应被视为事实,但司法部的新闻稿通过博眼球的标题寻找来达致其目的。
沙里夫丁说,大马政府根据国际协议,全力配合针对大马公司或个人的任何合法调查,也在独立和跨党派的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进行广泛调查,但都没有发现有犯罪行为。
一马发展公司也反击,指美国司法部提出的民事诉讼,不含任何文件证明及证人口供,根本没有证据支持司法部对一马公司的指控,也没有将一马发展公司列为答辩人和不曾联络该公司。
总检察长阿班迪则指出,迄今多个执法机构包括反贪污委员会丶总稽查署及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展开的调查,都无任何证据证明一马公司涉嫌滥用资金的指控,但美国司法部重复采取民事法律行动,不曾通知大马总检察署,也没有要求提供任何资料或证据。
去年1月,首相纳吉宣布一马公司是通过与其他企业机构签署合作协议,来解决该公司的财务问题,不曾动用任何来自人民的公款来解决。该公司以98亿3000万令吉将该公司旗下的Edra环球能源脱售予中国广核集团(CGN),再以74.1亿令吉的价格脱售大马城60%股权,债务减少了约404亿令吉,解决了绝大部份的债务。
在这种情况下,一马公司根本没有损失,反而是成功解决债务,不像前首相马哈迪炒外汇失败,令大马政府蒙受逾300亿令吉的亏损。
正如林冠英所说,他所面对的指控没有受害者而不能成立,同样的,一马公司被要求出示证据以示清白,但尸体究竟在哪儿?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发表文告,先自称他还未读完诉状,但已发现当中有10个“致命段落”,足以挑战纳吉任相的合法性。
自己承认还未读完诉状就发文告,林吉祥想要入主布城的动作未免太过“猴急”,就如希盟还没赢得大选,已为争夺首相和部长权位而斗个焦头烂额。
美国司法部配合大马的反对党炒作原本已经告一段落的一马公司课题,欲影响大马政局和来届大选成绩的动机昭然若揭,希盟并不是一马公司案的受惠者,而是美国的政治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