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州政府8大污点逐个算 先进州变成民生黑区

(真相网/程义)雪州政府强拆丹绒士拔两家华人老餐馆,冷酷无情的手段引起人民公愤,雪州网民制作视频怒揭雪州希盟政府执政9年的8大污点,希望州民看清楚这些反对党领袖上台以後便忘了对人民的竞选承诺,更不懂得如何真正治理州属,以致雪州从先进州变成制水丶水灾丶蚊症和宗教化等问题的黑区。

槟州行动党政府以卖地填海来填补暴增500%的行政开销,雪州希盟政府不逞多让,行政开销也飞涨200%。由於全国大选随时来临,希盟执政的槟雪两州政府豪派开斋节花红,以银弹攻势收拢公务员选票,也藉此掩饰上台两届任期里的施政劣绩。
雪州希盟8大污点政绩(视频见:https://web.facebook.com/liketruthpage/videos/1331585443556079/) ,在过去9年来令无数子民深受其害,最令州民咬牙切齿莫过於“头号污点”:连年大制水。
单单在今年内,6月16日水管破裂造成沙阿南和梳邦再也共38个住宅区至少48小时的制水丶6月15日修复水管造成39地区制水24小时丶4月27日因水管破裂影响雪隆逾30万用户丶1月9日爆水管影响隆灵水供等。
过去数年来,雪隆地区面对无数次制水困境,动辄影响数以百万计的用户,不但扰乱民生和导致商家生意暴跌,对国内最为工业化的雪州更是巨大冲击,损失额难以估计。
雪州政府在2015年4月接管雪州水务公司以及商业高峰,当时雪州大臣阿兹敏曾写保单,指雪州不会再面对配水的问题。但是,2015年2月以及4月州内滤水站因污染问题而多次关闭,2016年9月再度发生连续制水,超过150万个用户受到制水影响。
雪州政府在过去面对水供问题时,就怪罪於前朝州政府或中央政府,接管雪州水供公司後反而越管越糟,工厂排放污水和爆水管事件一再发生,是人为的管理不当和疏失,不少大工厂都吓怕了,从雪州撤资移往外州。
污点之二同样与水有关,却是多地水灾问题恶化。雪州与槟州一样,不但无法解决长期来困扰雪州人民的闪电水灾,反而变本加厉,州内许多从来没有发生闪电水灾的地区,如今沦为灾区,今年4月万挠地区爆发突如其来的严重水灾,居民损失惨重。
加影丶无拉港和锡米山地区也是轮番传出水灾,巴生卫星市月前则有上千房屋被积水淹没,州政府不但束手无策,甚至越治水越糟糕。
污点三则是严重卫生问题,垃圾和鼠患问题恶化,更令雪州沦为全国骨痛热症疫情最严重的州属。卫生部长苏巴马廉日前公布数据,今年初至今雪州的病例占全国病例的50%。他促请雪州采取灭蚊行动,对抗骨痛热症丶兹卡和基孔肯亚疫情,以免更多人民白白牺牲生命。
污点四是州内的华人商家和神庙屡次面对逼迁问题,丹绒士拔两家分别40年和20年历史的海鲜餐馆被夷为平地,是最新的例子,受影响的业者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後一个,主因是已和希盟“断交”的伊党仍留在雪州政府共享政权,大力推动宗教化议程。
今年4月,《雪兰莪城乡规划指南》修订版被爆“非伊斯兰膜拜场所受限制”课题,非伊斯兰膜拜场所不能设立在商业店屋丶住家或穆斯林住家50公尺范围内,而且新指南於今年1月1日正式生效。州内数以千计各宗教神庙都担心遭受对付。
掌管地方政府的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当时曾针对有关“错漏”公开道歉,时至今日,他却未公开厘清有关指南中的争议条文是否已经删除修正。3名行动党行政议员对州内宗教化政策後知後觉,华人商家遭受逼害也不闻不问。
污点五与行动党勾结和壮大伊党脱不了关系,啤酒节要移到停车场举行,马来区禁止售卖酒精丶禁止中药店售酒等等,雪州大臣阿兹敏此前一直强调雪州不会迈向伊斯兰化,但是各地方政府推行的政策却与大臣的指示背道而驰。
阿兹敏本身也是宗教政策狂热追求者,兴建东南亚第一座“伊斯兰城”,总开发价值达123亿令吉,与伊党联手把先进州变“塔利班州”。
污点六的受害者则是华教,马华致力在雪州的华人区增建多间华小和扩建和校舍时,却多次受到雪州希盟政府的刁难而拖延发出各项准证,一拖就是几年。敦陈修信华小则是被地方政府规定耗资200万令吉,在校外兴建一座行人天桥,否则便要校外大路做减速墩和雨盖,也得耗资30万令吉。
中央政府要在雪州增建华小,却屡次受到雪州的官僚诸多为难,而行动党的行政议员却无法给予协助,只会泼冷水和搞破坏,把教育事业政治化。
污点七是道路和交通问题,前民联直到目前的希盟政府特别爱“改道,却把交通改得一塌糊涂,在沙登大街进行改道计划开跑5年,都没有解决交通问题,反而造成沙登多个地区的塞车问题更为严重。
八打灵再也落实单向道计划疏导交通至今已超过2年,交通问题没解决,至今仍有很多驾驶人士大呼改道後凌乱不堪,难以适应。
污点八是理财问题,槟州行动党说好执政後不涨水费,结果4度调涨水费,而雪州地方政府也在2014年宣布“逼不得已”调涨300%商业执照费。
过去的民联或现在的希盟多次抨击国阵政府不善理财,甚至危言耸听国家经济即将破产,然而讽剌的是,雪州的财政赤字从2015年的4亿5000万令吉膨胀至2017年的9亿令吉,短短2年内整整暴增200%。
反对党上台执政之前许下种种空头承诺,上台後为了争夺权位而制造补选,引发撤换雪州大臣风暴等。伊党与行动党和公正党先後断交,却依然能同台执政,这些领袖眼中只有政权和利益,“说好的幸福”都变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