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理亏不敢回答5质问 隐瞒真相拒绝透明化

(真相网/程义)国阵向槟州政府提出5道只须简单回答“是”或“不是”的问题,行动党和槟州政府4名领袖包括林吉祥丶林冠英丶曹观友和拉玛沙米先後出来回应,但他们都以各种转移视线的方式“游花园”,并没有实际回答提问,让发问的国阵策略通讯队啼笑比非。其实,行动党向来有4大“绝招”:闪躲丶恐吓丶挡箭牌和推卸,国阵和人民的提问永远不会有答案。

国阵策略通讯团队再次发表文告,表示欣然看到4名资深的行动党领袖回应该团队早前提出的质问,即“槟州是否正走向失败和破产的道路”,可是,他们只回应却完全没有解答。有关简单提问如下:
a)自2008年行动党接管槟州以来,槟州政府已出售或交易了至少价值370亿令吉的州政府土地丶土地权和资产,这是真的吗?
b)槟城行政议员曹观友去年说可以出售的州政府的土地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是真的吗?
c)槟城交通大蓝图计划的成本是否真的如YB 曹观友所说,已经由去年的270亿令吉激增至460亿令吉了?
d)槟城州政府是否会如YB 曹观友去年7月在《The Edge》的访问中所说,会向银行举债来应付从270亿令吉提高至460亿令吉,激增了190亿令吉的成本差额?
e)槟城政府近期有否将州政府的 6.09亿令吉的储备金以紧急贷款的方式转拨给近年来利润爆跌了 80% 的州政府属下的槟城发展机构(PDC)以及给槟城水供机构(PBA)另外一笔 3000万令吉的贷款?
该团队说,这些问题都与槟城以及槟城人民的未来紧密相关,特别是槟州政府最近确认了自从行动党在2008年接管槟州政权以後,州政府的行政开销已经激增了500%。可是,4名行动党领袖的回应令人大失所望。
1.曹观友只回应说,如果槟城是一个失败的州属,那麽中央政府应该尽快举行大选。不过,举行大选和答案无关。
2.槟州首长林冠英接着回应。他声称,槟州从2008年至2015年的卖地的收入只有6亿5760万令吉。
可是,林冠英曾在2011年赞扬以价值10.7亿令吉出售巴央珍珠(Bayan Mutiara)州政府土地交易的人士,以及在2014年以4.84亿令吉售卖峇都加湾土地给Aspen Vision集团,并声称来开分行的IKEA对於州政府来说是“经济游戏规则改变者”。
此外,据2016年12月6日的报导,林冠英也确认说槟城发展机构(PDC)从2008年至2015年已出售了19.4亿令吉的地皮。众所周知,PDC是100%属於槟城政府的机构,所以很多人都很好奇为什麽林冠英仍然坚称槟城政府售地的收入只有6亿5760万令吉。
令人感到失望,林冠英并没有挑战或反驳以上说法。
3.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的回应是:槟城不会失败,失败的将是马来西亚。这是林吉祥自1960年代开始就一直重复的说法,包括在一本在1978年出版名为《马来西亚的计时炸弹》的书籍中也有提及。
林吉祥反复提出的 “马来西亚成为失败国家” 的预言50年了。一个关键问题是,如果马来西亚将成为一个失败和破产的国家,那麽中央政府如何能够帮林冠英担保那笔他向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的十亿令吉贷款呢?
4.槟城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也回应说,行动党救了槟州,因为行动党执政後减少了槟州95%的债务。
可是,YB拉玛沙米忘了解释说,在2011年是中央政府将槟州6.55亿令吉的债务转换为45年租赁,让槟州分期付款,这代表说州政府最终仍需偿还6.55亿令吉,槟城州政府却变相自夸减少了95%的债务。
国阵团队的提问非常简单,槟州政府有责任加以厘清,给槟城人和全马人民一个交代,因为涉及槟交大蓝图高达190亿令吉的差额和价值370亿令吉的土地,比反对党一直提起的26亿令吉多出数十倍。
但是,行动党逃避问题有4大“绝招”,敌对者的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
第一招:“顾左右而言他”,你问曹观友是否卖光了槟州的土地,他反问你为甚麽中央政府不举行大选。
第二招:“先捐出100万和退出政坛才解密文件”,林冠英傲慢回应民政党追问太子道地段未经招标出售,反对党想要监督和质问政府,没钱免问。
第三招:“为甚麽你不去追问26亿?”,以26亿政治献金为挡箭牌,行动党网络军团“红豆兵”拒答本身的贪腐课题。
第四招:“都是国阵抹黑!都是国阵媒体乱写!都是前朝政府的错!”,都是别人的错,行动党永不做错,更不会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