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社会人士书”与“竞选宣言”

最近在报章上看到一封“告社会人士书”,看了五六遍还是模模糊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看出一点眉目来。原来这封公开信,千言万语,说来说去,不外乎要求那些有投票权的人士把票投给他们,不要投给敌对阵营。所以此信,也可称為“告选民书”或“竞选宣言”。

每逢大选,我们总会看到一些不走“正道”的政党,為了让选民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自己而弄虚作假,一方面往自己脸上贴金,还為自己丑陋的一面涂脂抹粉,掩过饰非,力求选民把自己当作“民族英雄”、看作“救世主”;另一方面又挖空心思,往政敌身上“泼屎”,使他们看起来像“无法无天”的恶霸,像“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像“出卖民族权益”的败类。

如果觉得这样“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宣示,还有欠说服力,那就调动选民崇拜“革命圣地”的心理,硬将自己集团的阵地比作“对日抗战”时期的重庆或延安,强烈暗示若不投我一票以捍卫“这个阵地”,就要国破家亡,大难临头。

散乱又囉嗦

这封“告社会人士书”,从出发点到终极目标,与这一类政党的“竞选宣言”如出一辙,只是散乱了一点,囉嗦了一些。它要传达的讯息共有5项:

(一)否定不愿“归队”的指控,因為从不承认董总新领导的合法性,何来“归队”问题?

(二)抬高自己:為自己阵营涂脂抹粉,把自己比作“华教运动的堡垒”,是华教运动的中流砥柱。

(三)贬低对手:把挑战派打成“夺权帮兇”、“助长民族分裂”的反动分子,而且是单元“教育大蓝图”的歌颂者。

(四)数落董总新领导层之非:罗列未釐清是非黑白、深具争议性的事件系列,把它们炮製成打击对手的罪状。

(五)把挑战派的所做所為看成“赶尽杀绝”的行动,因此,不认同挑战派视他们為“同道”。

其实,“告社会人士书”或“竞选宣言”未必真能取信于人,平日的所做所為,一路来的行事作风,才是关键。如果真的是站在“正义”的一方,為什么会弄到眾叛亲离,现在只剩下“孤家寡人”?人家出于善意要求你们以大局為重,“归队整合”,不要内斗、内耗,错在哪裡?人家遵循民主程序组队参加换届选举,这算是“赶尽杀绝”吗?

总之,华教是华人的千秋大业,须眾人合作、同舟共济。华教领袖可来可去,没有人是“不可或缺的”(indispensable)。少了某一位领袖,地球照旧转,华教依然前进。要参与华教运动,理应摆正心态,与同道携手,群策群力,有商有量,集体决定、集体负责。如果你妄自尊大、目中无人,又疑神疑鬼,人家怎样跟你合作?

摘录自 中国报/王介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