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高官与某律师

檳州民政党某个律师,早前一直咬著州政府出售太子道地段的课题不放。不仅批评售地程序不透明、还骂州政府一个人决定,更要州政府解密行政议会有关出售太子道地段的会议记录。

结果,檳州某个高官,要求对方先道歉、辞职,或者捐款100万令吉给慈善机构、从政坛消息等,才愿意公开有关记录。

这某名高官反应那么大,并非令人意外,毕竟那某个律师,不断要这某名高官,去出示一些出示不了的证据。

“指责我杀人,但没有尸体、没有人失踪,却要我证明我没有杀过人”。那某名高官是这么说的。

其实,换作是别人,也会不爽,因这找证据的逻辑说不通。

好了,证据不要找,不要紧。不需要去证明什么一个人的决定或是10个人的议会。

不过,為了全民的利益,以及州政府的透明施政金字招牌,有关会议记录依然是有解密的必要。

不是要证明什么,纯粹是擦亮招牌,让全马人民,尤其是民政党、国阵及马华等等某某某人们信服。

说不定,还能让外国国家银行眼前一亮:“哇,好透明的政府,借钱给他们吧!”

其实,檳州那某高官早前说过,一旦太子道出售,就会解密太子道地段买卖协议,各位看官不需那么急,静静等待那一天来临就好。

只不过,万一买卖协议不合看官口味,发现这里不对劲、那里不好,协议这一条有损檳城人们利益、那一条根本是“肥”了投资者时,该怎么办?

哼,约都签了,睬你们某某是谁都傻。

摘录自 中国报/梁杰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