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怕大选,更怕被摆上台!

全国大选很快就到。说真的我很害怕全国大选时拉票的过程。道理很简单,不少像我这样坐在轮椅的残疾人士似乎是候选人的最爱。往往候选人在公众场所拜票时,万一遇到我,就会很快的冲到我面前与我握手拍照,我就立刻成了焦点人物。这就是身体残疾的可利用处?让政治人物可利用来表现关爱的触媒品或者表现公平对待一视同仁的拉票平台呢?

某些政府机构为了铸造“无障碍环境”方便残疾人们;曾几何时,我多次被邀请与一些政治人物包括行政议员一起在某些所谓需要建造或改造无障碍设施的易引人注目的公众场所出现指指点点。时过多年,那年那日在指指点点的无障碍环境的设施的落实还是望穿秋水,一望无际,但那年那日在指指点点的政治人物已得到他们需要的媒体宣传,我得到的却是失望和凄然!每当与海荣老师提及这事件,老师总是告诉我:“政治是现实的游戏,弱者是被人利用的!”
老师的话让我勾起了槟州某商场的无障碍环境的设施的“改换”。这栋商场的广场前的入门处原本是有斜坡式的路面可让轮椅自由出入上下,但商场管理层为了在广场上增设停车位,把这斜坡式的进路拆除后,另建一座所谓的轮椅电梯来替代。这举动就带出了市政厅和商场管理层许多对无障碍环境的无知和误会!
铸造“无障碍环境”不只是方便残疾人士,但也包括行动不便者;这些行动不便者是年迈者、小孩、孕妇、手推婴儿车者等等。建造轮椅电梯,不是坐轮椅者,如何能“方便”进入商场?斜坡式的滑路是有着“自由,方便,通行无阻”的便利!要用“轮椅电梯”者,必须打电话与有关负责人联络,连络好表明身份,等了一段的时间,工作人员到来,开动后才能用上“轮椅电梯”。槟州政府一边要塑造“无障碍环境”,另一边却批准拆除斜坡式的进路,是否矛盾,自我打脸?残疾人士被边缘化?
去年,有位州议员愿意聘请我在她的服务中心为一名文员的职工;酬劳也蛮不错的!我非常高兴的与我老师分享这喜讯,但老师只是说:“这不简单,有利用成分的可能性!”
第一天,带着兴奋的心情上班,踏入服务中心,看到摆在中心内的坐垫的椅子时,我就把自己正在坐的轮椅推到角落,改换坐垫的椅子开始工作了。不久,这位有爱心的州议员进来,看到我没坐轮椅反而坐在中心的椅子,就立刻间接告诉我:“你不能换椅子坐,必需做在轮椅上,让来求助的人知道你是残疾者!”我一听到这位所谓有“爱心”的州议员的吩咐,感到很心寒。我不知道她要我坐在轮椅上好让他人知道我是一名残疾者的其它用意,但我的直觉是我被利用在众人前为某人的慈善好心表现的物品!
上班不久后,与这位YB谈及我的酬劳时,又是一的震惊!原来我将得到酬劳数额与之前应允的数额差异甚多!但没有白纸黑字,只有口头上的商定,我是多么的无奈!不久后,我也就辞职不干了!
所以,我很怕大选。因为我怕被政治人物利用,更怕被他们无理无故,不知不觉的摆上台!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邱丽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