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账950万令吉课题 违反了安华的什么“宪法权利”?

(真相网/林敬祥)正当希盟为反对党阵营首相人选着急,马哈迪大胆放话说不介意在被逼的情况下“短暂”出任希盟首相后,公正党及安华跳脚了。

上周《砂拉越報告》应景地“揭露”有一筆共計950萬令吉的SRC 國際公司資金,分別在2013年和2014年通過納吉首相的個人戶口匯款到沙菲宜戶口。土著團結黨青年團團長賽沙迪也因此事,率領黨員到沙亞南警局總部報案。公青团随即针对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指转账950万令吉予资深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的报道报案,要求警方调查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及这笔款项的用途。
因肛交案而鋃鐺入獄的安华之前发文告指该指控非常严重,要求执法单位展开调查,包括查明纳吉汇款给沙菲宜的目的。《砂拉越報告》的所谓“揭露”,能说明什么?反对党预料炒作此课题,以凸显莎菲益是安华鸡奸案的主控官。制造沙菲宜拿人钱财,为人销灾,陷害安华的印象?这能为安华翻案吗?
《砂拉越報告》的动机,获得反对党的积极配合,积极炒作納吉首相的個人戶口匯款到沙菲宜戶口事件,希望在大选临近的关头找到缺口,解救安华出狱领军征战第14届大选,但是,安华既然没有向最高元首寻求宽恕,他只能在2025年之后,即他80岁才能参加选举,仍然无法当首相。
安华质疑“这笔巨款的目的,是否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用作委任私人律师沙菲宜对他进行起诉时的资金”。安华是否暗喻法官收了莎菲益的钱而陷害安华?否则,判安华入狱者是法官,并非主控官莎菲益,如何影响司法公正?如果公正党要强调的是法官受贿,为何不点名报案促彻查法官?
《砂拉越報告》指纳吉私人账户分两次转账给沙菲宜,第一笔是在2013年9月11日,数额为430万令吉,第二笔则在2014年2月17日,为520万令吉,合共950万令吉。该报告称,该账户用来收取一马公司前子公司SRC国际公司的资金。
安华的代表律师苏仁德兰声称安华将于本周五入禀要求宣判其肛交案判决无效,原因是首相纳吉内指控支付莎菲益950万令吉。苏仁德兰说这项司法挑战是因为“违反了宪法权利”。
沙菲宜收取950万令吉的指控是否属实,与安华肛交案却是两码子的事。违反安华的什么“宪法权利”?难道安华被剥夺聘请律师抗辩的宪法权利?
法官的判决是基于控辩双方的取证能力,除非安华要强调的是法官不公正。否则,法官的判决却无关莎菲益收取了多少钱的课题,因为莎菲益即非判官,也不是法官,无法影响法官的判决。如果安华的代表律师非常优秀,即使免费为安华抗辩,而法官的判决也公正,为何安华不能赢得官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