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国的粽子

这几年来吃粽子都在为屈原叫屈,因为神州的新粽子政策,不再与爱国挂勾。

古人说,他们为了不让投江的爱国诗人饿坏了,把粽子投入江里喂诗人。
到了这个事过境迁的新时代,粽子与爱国诗人划清界线,无关爱国不爱国,诗人也不再是爱国诗人。
不过,话说回来,他应该还是过去的爱国诗人,只是现在的神州不再是过去的神州,他因而不是现在的爱国诗人。
现在的神州有56个民族,他只代表其中的一族。当年与他的国家他的民族为敌的异族,现在都成为兄弟姐妹了。
景物依旧,人事已迁,一个个大时代在历史的长河中浮沉,最终成为过去。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
虽然说阳光底下无新事,对神州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叫大陆海外族人惊叹的千年神转变。
过去千年互相为敌的民族,突然成为不分彼此的兄弟姐妹,实在叫人惊喜。
即使民攻打民、这个喊独立,那个喊独立的问题还是免不了,可是大家都确实在一个国旗之下命运相连,唇亡齿寒。
不久前在网上看到神州古国版图变化的动画,从原来的小板块,到曾经的横跨大陆的超级板块,再到现在的版图,叫人眼花撩乱。
所有版图变化都与战乱有关,都从惨绝人寰的打打杀杀而来,幸运的是现在前线无战事,只有零星的小祸端。
从过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主调,变成新时代的生死与共交响曲,谁说这个世界没有希望。
翻开大陆历史篇章,有数之不尽叫人绝望的血泪,其中绝大多数是国仇家恨,上苍庇佑,最后终于以喜剧收场。
尽管还是以水又族为主导,可是少数民族确实比水又族获得更好的优待。
几年前在版纳旅行首次听到水又族的故事,首次知道自己也叫水又族
原来,为了礼让少数的友族,不叫他们太敏感和太过沉重,故自称水又族。
友族的母语式微,国家大力鼓吹母语母文。他们的文化要失传了,国家帮他们找回来。
据说,如果水又族和兄弟民族打架,先被处理的是水又族。
这种多元政策叫人感动。它不是多数人打击少数人,而是多数人扶持,甚至是安抚少数人。
一个接近百半民族的多元国家,再加上历史上层出不穷的国仇家恨,要异中求存难度太大了。
所以,粽子不再是爱国的粽子,诗人爱的只是狭义的我乡我土我民,当年的国仇家恨,只是茶杯里的风波。
这才是先进的泱泱大国所应有的表现。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周新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