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党寻找新定位?

当今政局可以用一个「乱」字概括,在朝乱,在野也乱。巫统一分再分,素享盛誉的前首相马哈迪被逼「落草为寇」,与昔日的「死敌」副首相安华为拉倒现行巫统主席纳吉而携手。这其一。其二,丑闻缠身的首相纳吉內外交困,外表像是「太平盛世」若无其事,內部派系倾轧暗流汹涌,情况相当险恶。

身为首相竟低声下气討好宿敌伊党领袖哈迪阿旺,解救困境。这些乱七八糟的演变,主因在「伊巫联手」,標榜中立的伊斯兰捲进了挽救官僚末代王朝衰亡的骯脏政治漩涡中;原有的政治生態被牵动。这种乱局,大马史上前所未有,却是歷史的大倒退,决非好事。
套句俗话,乱局弔诡、微妙之处在伊党这个以「替天行道」的政党,扮演著「亦忠亦奸」的角色,伊斯兰的「圣洁」沦为政治工具,为行將走入博物馆的巫统殉葬。伊党主席哈迪基于推行《355法令》,需要巫统多过需要希联,其標榜的「中立」、「第三势力」,笑脱大牙也!
本性摇摆不定
一)伊党摇摆于人民与巫统之间——为论述方便起见,让我们首先简单回顾伊党的歷史。
伊党成立于战后,在1950年代英殖民者独霸政局的一片萧杀氛围中脱颖而出,令人瞩目。这个时期以1955年布哈鲁丁从新加坡回到半岛任伊党主席开始。之所以瞩目,手握「紧急状態」生杀予夺大权的英殖民者,封闭了所有进步的合法政党(除了巫统之外)与组织,领袖被拘留,白色恐怖笼罩。布哈鲁丁领导伊党,乘战后民族民主大潮逆流而前进,蔚为伊党史上不可磨灭的光辉时期。
布哈鲁丁逝世后,莫哈默阿斯里接棒。1969年「513」暴乱,国阵敦拉萨向反对党招手,阿斯里加入国阵,与巫统共舞。不幸的事发生了。70年代末,伊党执政十多年的吉兰丹州政府內部横生以莫哈默纳西州务大臣为首的反叛集团,与巫统里应外合,伊党差一点连老巢也输个精光。伊党的本性本来就是摇摆不定的,目前会重演吗?
之后,伊党的途程比较的「平静」。1980年代法兹诺、尤索拉哇宗教师集团受伊朗革命的影响起而领导伊党,试图加强与华社联繫,开闢单打独斗的道路。可是效果不彰。接著哈迪阿旺上台。
二)安华与哈迪的分与合——哈迪与公正党的安华原是「战友」,在1970年代崛起的马来青年运动中,两人是这运动中伊斯兰势力的標誌性领袖。青年运动隨即分化,80年代初,安华受马哈迪拉拢,飞上枝头成了显赫一时的副首相。待到安华被挤出巫统,在野发动「烈火莫熄」运动,两人重新合流。
因幻想而分裂
经二十多年沧桑,两人的社会地位早已不同,各有自己的社会基础:安华为马来中產阶级的社会代表,哈迪则为马来乡区穆斯林贫民社会的代表。哈迪的伊斯兰国理想虽不断遇到挫折,无日忘怀。在服刑的安华誓志入主布城,为恢復个人宏图而奋斗。这种分歧,一旦有黑手染指其间,情况就会变得十分复杂。
三)哈迪:迎新忘旧,藕断丝连——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传达党的特別会议决议宣佈:伊党推崇「成熟和谐的政治文化」,可在「良好的事务」上与政府合作;至于政府做得不对的地方,则扮演批评者的角色,但不会与巫统「协议」。按伊党的逻辑,所谓「良好的事务」当然是伊斯兰事务(如巫统在国会特意为《355修正案》让路)。但基于害怕本身的地盘被侵蚀,不敢或不能与巫统公开合作。
更精彩的是,伊党独特的最高最高权力机关「宗教师协商理事会」(盖过中央理事会和代表大会)通过了与公正党切割关係,但又自造借口不切割在雪州政府的权位,即不退出雪州政府行政议员、县议员、村长等有薪职位。说穿了,就是捨不得丰厚薪酬付诸东流?这种互相矛盾的唯利是图立场,导致希联(和公正党內)因幻想而產生內部分歧和分裂。那么,伊党会不会两边都討好,独揽利益了?未必。
四)「神授说」蒙蔽了双眼——独立以来,马来社会以「財主抽佣制」(Rent-seeker,也称寻租)为特色的资本主义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乡区人口迅速缩小,近年来已和城市人口相等甚至少过城市人口。这是马哈迪首相在位时加速发展「財主抽佣制」之故,结果是社会分化加速。
应当注意到,近年来半岛大中城市的郊区公路两旁,如雨后春笋开设许许多多的马来「夜店」(摊档),灯火辉煌,叹茶聊天的马来同胞络绎不绝,至深夜不打样。他们谈的话题不再是以往「甘榜冠军」的小事,而是全国性的热议课题为主,如「一马公司」的故事。
无把握单打独斗
此外大中城市也增加不少马来商店和工场。这表明,不但巫统感受到脚下传来「一马公司」丑闻的「地震」,伊党也不例外。巫统的官僚感受最深,相信「神授说」的伊党也担心这种变化。这是它们两者走在一起的基础之一。伊党中央理事会违背宗教师协商理事会断交的决议,依然保持在公正党领导的州政府內官位,实际上折射了伊党领导层的转变。特別是,伊党乡区「死忠」的群眾相当多,痛恨巫统的立场的人依然不少,令哈迪及宗教师协商理事会不能假装看不见。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巫统单打独斗尚且无把握保住自己,伊党更加不必说了。心知肚明的伊党领导,若敢于诉诸单打独斗(又没有巫统协助的话),或敢于施三角战策略,伊党將输个精光,不说夺取80个国会议席,哈迪当上首相,恐怕连保持目前的席位也不易。
伊党已沦为投机性的政党。大马一路来的残酷事实是,不是巫统有什么了不起,只因反对党自身不爭气。问题在希联,如果希联能协商团结一致,忘掉幻想,伊党既不能「独善其身」,若甘为巫统殉葬,就由它去吧!
摘录自  东方日报  /麦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