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的执着 普腾的困境

马哈迪主政马来西亚20余年,舆论对其评价基本上是功过参半、毁誉兼有。对一个长时期大权在握,性格鲜明的政治人物而言,是非荣辱集于一身,是正常不过的遭遇。

总结马哈迪一朝,其执政风格始终贯穿一道主题——马来西亚的先进国之梦。其作风看起来反美国反西方,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他要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比西方国家更先进,或起码与跟西方国家平起平坐的国家,而不是眼看着西方世界永远高高在上。他推崇日本和韩国的成就,因为作为亚洲国家的她们成功赶超西方国家。
作为一名首相,要把自己的国家打造为先进国,这当然非常正确。问题只在于:如何定义先进国,以及如何实现先进国之梦。
对马哈迪而言,要成为先进国,意味着尖端的科技水平和富裕的物质条件。这也是许多人,包括权威组织和学者诠释先进国的定义,而不只是马哈迪。而为了实现先进国的梦想,马哈迪着手进行了一系列规模庞大,因此也耗费巨大的硬体建设和国家计划。国油双峰塔、布城政府行政中心、赛城多媒体走廊、第一方程式(F1)赛场、吉隆坡国际机场、南北大道,都是马哈迪先进国之梦的一部份。
其中,当然还有普腾的创立,而使马来西亚拥有了自己的国产汽车。马哈迪推崇日韩,两国都成功发展出了具规模的汽车制造工业。而且,马哈迪认为,要成为先进国,就应该具备汽车制造的技术能力和技术水平,先进国就得有能力制造汽车。
这些大型计划为国家带来多少利弊,以及它们对实现先进国目是否有直接的关联性,已有许多文章做过无数分析和评论,这里无需再赘述。不管怎么说,这些大型计划或建设工程,其中的大部份确实都造福了人民,至今也仍在使用。
今天跟马哈迪站在同一阵线的在野党,当年说这些建设都是白象计划,其实并不公道。
但是,汽车制造工业的发展,显然没有马哈迪所想像的那么简单,也没那么顺利。
制造一部汽车,只需要足够的技术和资金;但要打造一个汽车制造工业,在技术和资金之外,还需要足够庞大和完整的技术人才库、市场规模和产业链,更需要一流的营销管理和策略。这些条件,马来西亚仍稀缺,普腾更加没有。
马哈迪执着于先进国之梦,更执着于国产汽车的抱负。在过去多年,他的执着阻碍了普腾的转型和发展,他的执着成了普腾的最大困境。如今普腾摆脱了马哈迪的执着,能不能进而摆脱本身的困境?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