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是永远的主角?

马来西亚政治经过60年的斗争和转变后竟然又回到从前,让我们似曾相识,又感到困惑而不能理解,为什么还是这批人在政治舞台“刀光剑影”?

举一个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在1993年时,巫统党选前夕安华通过基层的力量获得绝大部分的区部提名为署理主席(这是当时巫统允许的“红票”制度),几乎超过80%。这在马哈迪看来是不好的预兆,也就劝安华不要激动应让嘉化峇峇继续当署理主席和副首相。
但安华向马哈迪表明这是基层的压力,他无法阻止他们向他靠拢。于是自知已屈居下风的嘉化峇峇退出提名署理主席,也就意味着安华将不劳而获,并按照巫统的传统,他将成为副首相。
在那个时候,安华组成的队伍称为“宏愿队伍”。在表面上是迎合马哈迪的2020年宏愿构想,而实际上在马哈迪看来是安华向他发出挑战。当年的宏愿队伍以安华为首,另三名支柱是慕尤丁(柔州务大臣)、莫哈末泰益(雪州务大臣)及纳吉(教育部长)。他们三人同时当选副主席而把原副主席阿都拉“踢走”,也同时将马哈迪的左右手山努西(吉州务大臣)的政途堵住。
党选过后,马哈迪审时度势后,发现其身边的副手安华已羽毛丰满,不再是刚出道的“血气方刚”的小伙子。
由于形势有变,马哈迪在1995年举行大选时来一个令对方防不胜防的突击,其中之一是把慕尤丁调出柔佛,让他参加国会大选;而在中选后竟只被委为青年体育部长(有人戏称为足球部长)。这意味着慕尤丁在柔州的势力逐渐被铲除。
不过马哈迪仍然不动声色继续让安华、纳吉及泰益保留原官职。
可是在1996年党选时,马哈迪就部署一记“回马枪”,鼎力支持阿都拉杀回副主席职位,结果势力最弱的慕尤丁也成了“代罪羔羊”,在副主席党选中落选,把位让回给阿都拉。
在当年,青年团的团长阿末扎希及妇女组主席西蒂查哈拉也是安华的人。虽然安华仍然在巫统党内举足轻重,但马哈迪已开始行动了。他在1996年党选前成功说服东姑拉沙里(前财长)率其46马来人党全数归队回巫统(约有20万人)(因为46党在1990年及1995年的大选都差强人意,不成气候)。
东姑拉沙里的回巢基本上对安华没有大威胁,因为有自知之明的东姑拉沙里不竞选任何党职,因而被马哈迪派往吉兰丹重振巫统旗鼓。
用达因克制安华
如果说东姑拉沙里对安华没有直接的威胁,那么马哈迪在1997年杪将前财长达因召回出任“国家行动理事会”的行动主任,也就是大有文章了。
除了应对突然发生的“亚洲金融风暴”外,达因是用来克制安华的。
果然不出所料,在1998年国庆日(8月31日)的两天后(即9月2日),马哈迪全面革职安华的官职;且在9月3日通过巫统最高理事会开除安华党籍,理由是安华涉及不正当性行为。
过后安华这一边单枪匹马向整个政府机构宣战,但他的“战友”并未与他同进退,这些人包括慕尤丁、纳吉及阿末扎希。
施压让阿都拉就范
马哈迪直到2003年才把棒子交给阿都拉,但又对阿都拉迟迟不委纳吉为副揆感到不满,因而施加压力让阿都拉就范。
真没想到阿都拉在2008年的大选领军不力,被安华一举击破国阵的五大城池(吉、槟、霹、雪及丹州)。马哈迪对此大表愤慨,进而逼迫阿都拉“辞职谢罪”。
于是在2009年4月,纳吉登场了。最初他获得马哈迪的全面支持与祝福,后者同意重回巫统(在阿都拉当政时,他退出巫统)。讵料在2013年大选后,马哈迪发现纳吉并没有重振巫统和国阵,转而促请要纳吉辞职;尤其是在2015年爆开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事件后,更与纳吉势不两立。
但没想到在2016年加入马哈迪阵营的竟是早年被他打压的慕尤丁,而离开安华的阿末扎希更是官运亨通,如今已跃至副首相兼内政部长。他是再重投马哈迪后,得以在巫统内步步高升。
今天可悲的是,安华的宏愿队伍只回来慕尤丁,而纳吉及阿末扎希却与他“不共戴天”。最不可思议的是,当年对“宏愿队伍”恨之入骨的马哈迪竟掉回头来与安华在18年后又首次握手泯恩仇。更想不到的是马哈迪竟能够与慕尤丁共组土团党来向纳吉全面反攻。这种角色调换和相同的人仍在舞台上斗争,在世界政治史上是罕见的,也许是绝无仅有的。至此我只能有一句话:此一时,彼一时,乃政治也!
摘录自  南洋商报 /谢诗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