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鱼爱普腾

原谅我,我很娘,我会哭,哭儿子没有了。

今后普腾有钱有技术,会很成功,可以与劳斯莱斯比,与宾利比,但我不会為他感到自豪,就像新加坡不论怎样伟大,我也不感到自豪,因為已经卖了。

售卖普腾是一个大出卖的开始,欠债累万累亿,不卖资產怎样还?卖啊卖,最后马来西亚也卖了。

马来西亚卖给有钱人,会变得很进步,有高铁,有高速,什么都有,甚至超过2020宏愿的目标,但是我不会為那样的马来西亚自豪,因為他被卖了。

敦马可以从卖普腾推演到卖国家,真是浮想联翩,如果不是胡说八道。

爱敦马的人应该同声一哭,说到爱国產车,却不知有几人。

在现实裡,不曾听过有谁為笨蛋傻瓜感到自豪,只看到高官们买官车,爱的是欧陆名牌,嫌弃普腾不入流。

敦马是写文章高手,最后还是回归国家被出卖,所以必须救国,哭普腾是鱷鱼泪。

摘录自 中国报/张木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