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游戏规则

执政槟州9年,民主行动党已经完全改变“游戏规则”,远离CAT施政原则,公开招标政策大U转,不归还华社的古迹产业、槟州首席部长涉嫌贪污案不辞职不告假,因此,人民不必再相信他们的甜言蜜语。

其实,槟州火箭政府一向来都把公务当作自家财产来处理,从林冠英马赛地官车风波、林冠英低价买官邸,到最近的卖地建医药城风波,火箭都一直在说一套,做一套,槟州人民也对他们越来越失望。
“公开招标”曾经是火箭州政府的宣传主调,火箭说这样才能让大家有公平竞争的机会。但是,这个政策早已大U转,林冠英把94%的槟州工程授予土著承包商,最近还闭门把市区黄金地卖给外资建医药城。你说,本土华裔发展商和承包商在槟城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吗?
林冠英自己证实,州政府没有展开公开招标,就于去年12月将槟岛黄金地段太子道6.443英亩州政府土地以99年地契卖给外资,以发展“槟城医药城”。火箭的公开招标政策大U转,林冠英却狡辩有潜能的外资不需经过公开招标。
这样的说法,对本土有潜能的企业家公平吗?林冠英确定本土企业家没有能力兴建“医药城”?
尤其这是一笔数目不小的投资,就更应该透明化及公开招标,以确保审批过程没有官商勾结,肥了自己人。
出名小气的林冠英,还因为槟州新春庙会活动不愉快事件,“扣押”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的古迹产业不还,令槟城华社深感心寒!
槟州政府去年承诺拨款给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的7万令吉无法兑现,槟城华社对此记忆犹新。后来,经过宗联委与林冠英交涉后,林冠英决定归还宗联委一间早年被充公的古迹产业,作为补偿。
但是产业却久久未获归还,宗联委忍无可忍,决定公开讨回公道。
其实,槟州政府本来就不应该干涉民间活动,但是林冠英政治秘书在火箭执政槟州后,担任庙会的大会主席;2016年,黄伟益更直接骑劫庙会,请外面的活动策划公司筹办活动,结果亏损1万多令吉,这也难怪宗联委生气,并揭发黄伟益食言,承诺拨款8万令吉,最终只拨出1万令吉。黄伟益还耍无赖说州政府拿不出钱。
槟州政府有钱拨款4.5亿令吉给州内伊斯兰事务,却拿不出7万令吉清偿拖欠华社的债务?
尽管事情闹得满城风雨,林冠英和黄伟益还真的不想还钱,反而提出“条件交换”的做法,要把宗联委在槟岛爱情巷一间由于拖欠门牌税等,而被槟州政府充公的战前老屋,归还给宗联委。不料这只是林冠英的缓兵之计,但州政府还真的没诚意归还产业,气得宗联委直跳脚!
1890年,历史上著名的义兴公司被迫解散后,设立名英祠纪念先辈,同时以“英寿堂”的名义留下两间产业,由信理员保管。多年前,宗联委发现位于爱情巷门牌50号的战前老屋就是其中一间产业。宗联委从2012年开始向州政府要求索回这项产业,以便进行维修和重新记载名英祠的历史,却遭到诸多刁难,今天即使决定牺牲7万令吉拨款来换回这项产业,也不得要领。
火箭州政府除了骑劫新春庙会、姓周桥拜天公等民间活动,一味欺负票仓槟城华社,还没有人记得起火箭曾为华社做过什么贡献?
火箭州政府的行径越来越猖獗,价值20亿令吉的太子道“槟城医药城”黑箱作业,愚弄人民,教人无法信服。槟州人民还有什么理由在来届大选投选火箭?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陈德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