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一出走 月损五百万

人之所行,所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实难以评测。有的时候,嘴巴出口的洋洋洒洒,只是一席应景的门面话,內心所思,则不尽然。但是,顾念面子的风光,只好如此这般,意思意思。

断交之后,伊斯兰党仍然留在雪兰莪的州政府,似乎也是这样。表面所言,是为了好好看住民主(没有)行动党,不让这个曾经的盟党变坏云云;实际上呢,他们图的是什么打算?
《东方日报》一报导,马上画出公仔肠了:伊党若要退出雪兰莪州政府,將捐失大大小小,一共5000个官职。当中有:市议员、县议员、村长、清真寺理事会成员……。
什么概念?设想每份公职平均月领1000令吉,我们自可从中算出了月亮遭遇的巨大损失了。总的来说,一个月,伊党的基层领袖少了五百万的银两。如果大选还要磨蹭半年,则他们集体掉失了马幣3000万!
经济满目疮痍,百姓捉襟见肘,家家户户的生活如坐针毡,谁会和口袋的钱过意不去?算盘一打,不管月亮是否只有在大选孤单时候,才会想选民联络;哈迪和他的拥躉所剩下的选项嘛,其实也不多。该怎么做,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何况,不便明说的那一匹布长的好处,还真不少。说是马马虎虎的九品芝麻官,可是,好歹也有了些许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权位。这么一来,走路有风,大街小巷,谁不恭恭敬敬?
怎么说,政党的的心总是脆弱的,没有地位谁能够忍受?既然如是,一旦头顶没有了这点玩意,际遇將会如何,不言可喻,迨无异议。想到这里,得失轻重,一目瞭然。伊斯兰党的大队何以其实不想走,这里也就不用多说了。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