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将至蓝眼内斗白热化 阿兹敏暗算安华与拉菲兹党羽

(真相网/程义)全国大选将近,公正党内部的争权抢位越趋白热化,当权者使出“政治逼害”的手段,比起行动党逼害不听话的议员领袖的阴毒手段不逞多让。公正党格拉纳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的服务中心,遭到雪州财政司的暗中稽查,他公开自爆因为与雪州大臣阿兹敏交恶,结果遭受暗箭。

 

黄基全在公正党内属於“学者派议员”,被视为该党实权领袖的亲信,与投机主义的“政治动物”阿兹敏格格不入。如今阿兹敏出任雪大臣多年来培养本身羽翼渐丰,逐步铲除安华日落西山的势力,而黄基全这类书呆子成为最先被砍的目标。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黄基全不知是真笨还是假傻,竟是在面子书公开他被雪州财政司稽查的事情,而且在帖文中承认他与雪州政府关系不太好。

 

根据黄基全的说法,雪州财政司是在2016年3月,审查他服务中心2014年和2015年的财务状况,但他声称自己对有关稽查行动全不知情,包括没有雪州财政司上门,也没有官员向他或服务中心职员问话。

 

据了解,雪州财政司暗中调查黄基全的事项,包括格拉纳再也选区的25万令吉预算,以及他在八打灵再也帝沙孟达里进行的扶贫计划。

 

他直言,很多人都知道他真的跟雪州政府领导层的关系不太好,因而不排除当中涉及公正党的派系内斗因素。

 

黄基全还说:“我承认我曾犯下很多过失。我不是很有耐性,有时发表看法的方式极端,但是贪污或办事乱来,这不是我。”

 

这名学者“士可杀,不可辱”,他强烈否认自己在运用拨款事宜上有任何的贪污或不当行为,他不惜针对雪州财政司的行动采取法律行动来应对。

 

从黄基全的词语间,不难看出他与雪州政府之间确实有“牙齿印”,也凸显他不属於阿兹敏的派系。

 

事实上,黄基全是安华的亲信,曾负责为安华撰写讲稿以及处理法律事务。党内消息指出,黄基全被查是因为有人忌讳他,也有说法指他可能会取代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的地位。蔡添强是党内的“墙头草”,早就吹过去阿兹敏的身边,不再为安华摇旗呐喊,而是为新主人斟茶倒水。

 

不只是黄基全,公正党副主席拉菲兹也公开披露,公正党加埔国会议员玛尼瓦南服务中心同样中招。

 

拉菲兹与阿兹敏之间争权激烈,是公正党党内公开的秘密,而早前曾一度公开流传拉菲兹在Whatsapp群组指控雪州政府涉及贪污,当中还有人接受性贿赂,矛头直指阿兹敏。拉菲兹还亲自向反贪会举报和提呈证据,试图将阿兹敏置於死地。

 

当时,疑似阿兹敏与一名貌美马来女子发生性关系的偷拍照片,在网络广泛流传,而拉菲兹高调“大义灭亲”,摆明是要干掉阿兹敏。可惜证据显然不足,以城府极深而闻名的阿兹敏偷吃懂得抹嘴,不像槟州首长林冠英肆无忌惮贪污而被逮个正着丶人赃并获。

 

阿兹敏在性贿赂案的风头过了之後,开始展开报复行动,在党内孤立拉菲兹,而黄基全与拉菲兹关系友好,这次他被雪州财政司暗查,与派系问题脱离不了关系。

 

槟州首长林冠英也同样在“清理门户”,向来与他唱反调谈环保的行动党“良心议员”郑雨周,因主张林冠英被控贪污应请假候审,受到林冠英痛恨。如今槟州行动党正式放逐郑雨周,冻结丹绒武雅区州选区的拨款,而郑雨周也被迫辞去槟州绿色机构丶槟州水供机构和槟州发展机构属下的电讯服务有限公司所有的董事职位。

 

此外,郑雨周旗下班底有职位的乡委会会员,全数被迫呈交辞职信,林冠英斩草除根的行动,比起对付敌人更加心狠手辣。希盟各党对付自己人时“内斗内行”的功夫,比起往日国阵的政党党争更加青出於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