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兹敏还能忍下去?

公正党终於“硬”了起来,一反过去被伊党压着打,总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的态度;毕竟怎麽说两党关系还在,公正党都可以“委曲求全”,但伊党宣布与公正党断绝关系,还数了公正党4宗罪来合理化自己与其断交的行为,终於踩到了公正党的底线。

比起行动党的行事果断与强势作风,公正党向来最引起支持者诟病的就是在处理跟伊党的关系上优柔寡断,总是处於劣势,毫无“大党之风”。伊党可不是第一次不给公正党面子,也不是第一次公开表明将不会与行动党及诚信党的盟友,也就是公正党在来届大选合作,但公正党亲伊党派之所以还不“放弃”伊党,是因为他们坚信,少了伊党,在野党难以在来届大选中改朝换代。
比起伊党需要公正党,公正党更需要伊党。成立66年的伊党暂无执政中央的实力,最紧张的就是东海岸政权,但公正党及希望联盟在下届大选中可输不起,他们等不及要入主布城,而目前健康状况欠佳,在狱中的希盟首相人选安华,也无法再等下一个5年。
没有伊党与所有在野党站在同一阵线,的确会拉低在野党的胜算。亲伊党派的雪州大臣阿兹敏非常努力地要保住伊党在雪州政府的地位,以及维系雪州伊党与希盟的关系,雪州行政议员依斯干达正是雪州伊党主席,雪州政府在行动党与伊党断交後还能如常运作,两党行政议员党政分明得以和平共事,依斯干达功不可没。
伊党5月初举行代表大会及党选,依斯干达是中选的3名副主席中得票最低的;虽有惊无险地保住了这个重要党职,但中委会在委任州主席时仍撤换了他,改由已经不是行政议员,在雪州政府中毫无职位的沙乐汉来领导雪州伊党。
显然,伊党中央并不乐见依斯干达与公正党保持友好关系,即便大选将至,毅然把2013年开始就担任雪州伊党主席的依斯干达打入冷宫。
3名伊党行政议员究竟是否应退出雪州政府,最关键的人物当然就是阿兹敏。他在伊党宣布与公正党断交後只露过一次脸,虽表示3人将会继续为雪州政府服务至来届大选,但仍撂下一句“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并表明将在全国大选中对垒伊党,随後便赴德国及比利时进行工作访问一周,在这起风波越演越烈之际巧妙地“避了风头”。
公正党政治局在周二晚的会议已针对伊党3名行政议员的去留有了集体决定,待阿兹敏回国後作出宣布。伊党的得寸进尺已令公正党忍无可忍,从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指示吉兰丹州公正党辞去所有在丹州政府的官职来看,公正党最高领导层与伊党切割的心意已决,亲伊党派正式宣告失败。
这时候,丹州副大臣兼伊党副主席莫哈末阿玛,竟笑笑表示没想到公正党会作出这样的宣布,他以为两党还会有冷静期,并认为公正党这个“朋友”依然可以留在丹州政府。
说要断交的是伊党,却以为还有冷静期;要断交不要辞官,断了交仍可以一起组成政府共事?公正党已用行动表明,不接受也不会容忍伊党这般逻辑。
比起去年高调要求雪州提早举行州选,甚至直言雪州不举行州选实为愚蠢的行动党,在这一次传出雪州政局不稳的消息时异常安静,看来对於阿兹敏的下一步并不担心。
不过,虽然阿兹敏依然需要遵循党立场,但他始终还是“雪州老大”,以他身为党老二的势力,要留住3名伊党行政议员也非难事,关键只是在於,主导亲伊党派的他是否已经彻底对伊党绝望,终於狠下心在自己的选战蓝图中将伊党除名。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庄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