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会出现纯华人政府吗?

第十四届大选跫音渐近,槟州行动党可说是稳操胜券,继续执政应不成问题。但槟州行动党在吸引马来选票还是令人担忧的。槟州拥有15个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上届大选巫统失去其中五个议席,所以槟州政府能够以多元政府称霸政坛。但最近林首长及其他蓝眼的议员对他们的选区新选民激增感到担忧,让人感觉到槟州在下届大选产生纯华人政府的可能性。

上届大选,蓝眼阿都玛烈在峇都茅只以3390多数票获胜,诗布朗再也阿菲特峇哈丁只以2459多数票取胜,诺丽拉阿里芬则在本南地(Penanti)以2339多数票取胜,另一个得胜选区峇东巴西是伊斯兰党莫哈末沙列曼,以绝大多数选票,即是以6826票打败对手。双溪峇甲公正党玛克达哈芝沙菲伊则以微差多数票1805票取胜,属于最危险的选区。反对党马来议员除了出自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外,尚出现一位在混合选区班台惹加,既是现任第一副首长莫哈末拉昔。他成功以5354票打败民政党黄万河。若根据多数票来理论,伊斯兰党应该比较占优势,取胜的机会应该比其他5位议员大。但如果出现三角战,战绩就很难预料,而伊斯兰党想继续获得华人票简直妙想天开,上演滑铁卢的机会也是存在的。
槟州蓝眼及行动党指责选委会搬迁马来选民及军人票进入这几个蓝眼及伊斯兰党的选区,便可窥视蓝眼及行动党对槟州政府可能出现没有马来议员而感到忐忑不安。由于槟州伊斯兰党基层与蓝眼基层已表明不能继续合作,并断绝关系,这5个马来选区果真是岌岌可危,而可能仅剩现任副首长莫哈末拉昔。巫统可能横扫全部15个马来人占多数的选区,如果公正党不幸失去班台惹加议席,届时槟州政府就会出现危机。
倘若槟州政府没有马来议员的参与,就会违反了多元种族因素原则,对槟州的发展是很不利的。现任的议员很努力的赢取马来选民的支持,但巫统有他们的基本盘,他们也有机会将对手打败。州政府不如中央政府,可以委任上议员担任部长,如果槟州政府没有马来议员,谁来解决有关伊斯兰教的事务呢?也许行动党会未雨绸缪,委派马来候选人到华人选区竞选,就像公正党那样,委派拉昔守关,结果还是能够奏凯歌。如果行政议员缺乏巫裔的参与,槟州政府就显得太单元化了,相信州政府会做出准备,以避免这种尴尬的情况出现。
一个政府单纯由一个种族来管理,好像没有这个例子,就是丹州马来人占大多数,也还有华人议员在政府内。巫统在搞政治方面是有一套的,他们在其他10个巫统议席,面对非马来人支持反对党,依然能够保持胜利,是很不简单的。如今反对党四分五裂,哪里还期望能够在这10个巫统议席取胜?巫统以人盯人方式去争取选票,而华人又不愿意支持伊斯兰党的情况下,伊斯兰党唯一的议席也不妙。
槟州政府在处理伊斯兰教方面给予大力的支持,拨款给伊斯兰事务也比其他宗教事务多出好多倍,就是希望能够赢得穆斯林的好感。华人并没有因为州政府的偏差而怪罪槟政府,因为华人了解槟政府的用意。所以尽管马华民政抨击槟州政府在宗教拨款方面偏差,华人依然故我,继续给予行动党大力的支持。如果州政府不能获得马来人的支持,就会产生不良的现象,槟州将变成纯华人的政府,最多也是纯华印的政府,因为还有两个印裔人代表。
照顾马来人似乎是槟州政府的首要任务,缺乏马来人的支持,槟州政府可能就要面对行政危机。如果让巫统有机会挑起种族性的问题,如马来人无法购买屋子、没有生存空间,争取马来选民是相当艰难的。最近政府不断填海,使到马来渔夫不能再捕鱼,无牌小贩没有妥善处理,槟州政府是不可能获得更多马来人的支持。槟州政府在管理方面还算得体,但种族性政治依然存在,想要继续经营槟州,还得步步为营。
摘录自  光华日报 /亦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