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民主真霸道

转眼间,我国最有代表意义的308大选,已过了逾8年光阴,令人感叹时光不留人。然而,或许是随着第14届大选的接近,不难发现,政治气氛开始渐渐紧张起来。这本来没什么稀奇,遗憾的是,有些政治人物或政党支持者的手段,也随着战鼓声逼近而越加蛮横。这些现象,令笔者着实感叹,所谓的民主国家或常以正义民主自居的领袖与支持者,很多时候只是空喊口号为多,内在依然是唯我独尊的基因在作祟。

前阵子,丘光耀涉嫌制图侮辱首相与首相夫人一案,虽然举报人蓝子源已经誊清,他不是头一个的举报人,而是数个举报人之一,为的是杜绝网上的侮辱文化继续横行。老实说,先不管蓝子源的解释是否出自真心,难道我们应该放任这种动辄制图侮辱人,动辄问候人父母的风气存在吗?若以事论事,蓝子源错在哪里?他没有投报的自由吗?扪心自问,谁希望自己被人辱骂?谁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动不动就三字经问候别人母亲?遗憾的是,在案件发生后,蓝子源很快地成为过街老鼠,网民群起辱骂,还制图侮辱他是马华狗。此外,蓝子源的父亲也因此在外被人咒骂,被逼折返。俗语说“祸不及家人,错不及妻儿”,就算真的有错,也冤有头债有主。这种霸道的风气一日不除,我国与真正的先进民主体制,永远沾不上边。
此外,有些政治人物与报章媒体的关系,也随着大选的逼近变得紧张,动辄喊告发律师信。媒体日理万机,面对形形色色的新闻,本已眼花缭乱,如果还要事事寻找证据才可刊登,否则随时会被人告,这仅会令媒体工作者,更加苦不堪言。虽然笔者不熟大马的媒体法令,不过需提醒的是,国际与美国一般认可的是,报章媒体在报导新闻或文告时,有一定的免证言权利,因为社会需顾及到媒体业的异常繁琐工作性质,如果事事需求证,对媒体而言是非常苛刻与不公道的。此外,证据很多时候是很主观的东西,您认为是证据,在别人眼里未必就是证据,媒体怎么可能天天绕着证据转?将心比心,当反对党领袖提出盗贼国言论时、甚至指70万名中国人可能在柔佛获得投票权之际,媒体是否曾经要求反对党领袖出示证据?如果处处要求证据,长期损害的是新闻自由度,百姓在获得不同消息的管道,又弱了一大载,最终吃亏的是谁?
除了上述的言语暴力与对媒体的苛刻,近期我国的政坛,还酝酿着一种现象:“投废票”。废票论是否正当,各人各有说辞。遗憾的是,许多网民甚至小部分报章投稿人,动辄把有投废票意向的人形容为废人、废话、走狗、国阵枪手等贬低侮辱字眼。先不管投废票是否正确,如何投票是很个人的自由,旁人只可以建议游说,却没权利辱骂贬低别人。如果连这基本的自由都不给与尊重,我们还谈什么民主?许多网民总爱带傲慢无礼的语气,像教训别人多过论政,试问谁还愿意聆听?很多成熟的东西方民主体制,都曾出现过废票运动,难道他们都是愚民?如果有任何不满,我们在劝告别人时,应该给予尊重礼貌的态度,毕竟每个人都有自由作出选择,如果连尊重自由都不懂,说明这些人只懂看到别人的缺陷,对己身不足却视若无睹,又如何服人心?
不管是对媒体、个人政见或投票的意向,都应该给予别人尊重,这才是真正民主精神的体现,继而从而再商讨解决办法。如果总是因为立场不同,对别人采取侮辱蔑视手段,说明这些人的骨子里,依然潜在着霸道的一言堂思想,连民主自由真正的含义,都还没搞清楚。
摘录自  光华日报 /江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