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不安的神权政治

伊斯兰党是极端的政教合一政党,这常表现在他们领袖的言行及所实施的措施,而社会里一些人对伊党的恐惧,並非凭空想像,而是有跡可寻的。

犹记得在伊党第49届的党大会上,当时哈迪阿旺在总结时表示支持巴勒斯坦自杀式袭击,他认为在以色列的服役制度下,每一名人士都是军人,以巴之间也处于战爭状態,所以自杀式袭击是合理的。哈迪阿旺此番极端言论引起国际哗然,加剧了非穆斯林对伊教负面看法。
2011年柔州丁能州议席补选,伊党女性候选人诺玛在竞选期间,以不符合伊教教义为由,拒绝与男选民握手,此课题被渲染,社会对伊党的极端更为反感。
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州,已经超过10年没有戏院,这是因为州政府提出许多落伍的娱乐条例限制,如强制男女分开坐的措施,灯光不能昏暗等等。最近又下令穆斯林祈祷期间,所有商家必须停业,很难相信如此文明的国度还有这样格格不入的政策。
走向政教合一政体
所幸,我国宪法钳制,在聂阿兹时代通过的吉兰丹伊刑法,至今无法落实。
然而,这么极端的政党,为何能在308,505大选获得非穆斯林的广大支持?大选期间华裔选民高举月亮党旗,为伊党候选人加油打气的局面处处可见。是谁壮大了伊党?这就为何马六甲四位资深火箭议员退党时,由衷的因误导人民支持伊党而道歉。
行动党为了爭取穆斯林选票,毫无忌讳的为伊党搽粉抹脂,淡化伊党的激进与极端,合理化伊党建立伊斯兰国的理念,甚至以「不偷不抢就不怕伊斯兰法」来误导人民对伊斯兰法的理解。
伊党是不折不扣的投机政党,也是为伊斯兰奋战的神权政党,倘若继续让其壮大,顛覆现有的国家体制,那將是一场大灾难,马来西亚精神不復存在。在开明派领袖出走以后,现在的伊党走向极端,以伊教之名,落实许多不可思议的政策,以道德之名,灌输与时代脱节的思想。
当年被巫统招安再被唾弃,伊党是元气大伤,看似气数已尽。1987巫统党爭,伊党结合从巫统脱离出来的46精神党,方重夺丹州。1999年马来选民大分裂,致使伊党夺得登州政权,成为我国最大反对党。伊党深知需在部分选区获得华人选票,方能扩大执政版图,于是展开不少亲近华社的动作,以消除华社对该党的疑虑。新加坡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曾说,马来西亚所面对的真正危险是,伊党可能採取较世俗的策略,变成巫统的替代。
然而,现在的伊党早已放弃世俗策略,走向政教合一的政体,以宗教影响民意,钳制民心。哈迪阿旺曾说:在议会民主国家中,穆斯林须遵循上苍教导投选,实行上苍意旨以建设伊斯兰国。世俗还是民主,都比不上伊党主张的「神权」。
公正党已指示所有获委任吉兰丹州官职的领袖,必须马上辞职,是正確的政治表態,而伊党迟迟不辞去希联执政的雪州官位,还发表「防止行动党做坏事」的谬论,更让人民对伊党產生厌恶。伊党暴露其本性,相信顾及成员党的感受及沙砂两州的政治局势,料巫统最终也不敢和伊党建立明確关係。
至于希联,只有彻底与伊党切割,才能让伊党的市场萎缩,为我国除去隱患。就如老马说的,没有行动党,伊党只能贏得一席,虽然是夸大其词,也道破了伊党独立行事难以获得政权,也难以得到人民的支持的事实。
摘录自  东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