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成为行动党的硬伤

行动党摆脱了与伊斯兰党伊刑法的纠缠,而今又面对希盟统帅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针对伊刑法的迎迓,真是驱走一头虎,迎来一头狼,震力非同小可。

旺阿兹莎接受阿拉伯半岛电视台访谈,受到主持人梅迪密不透风的追询,除了对伊刑法源自上苍的法律责无旁贷必须遵奉,在回应是否会允许石刑时,旺姐说“短期内不会”,这意味着只要对上时机成熟,伊斯兰刑事法所埋伏线就水到渠成。
过去,公正党对伊刑法含糊其词,让非穆斯林社群产生错觉,以为公正党的多元种族色彩会采取中庸态度处理,如今有关期待已经破灭。行动党粉饰希盟的“共识”是不会落实伊刑法,如今甩掉伊党之後又迎来公正党新一轮的压力。国阵政府曾要接管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的355法令修正案动议,林吉祥施压马华及民政党部长议员必须辞职抗议。用同样的标准,林吉祥是否应该率领行动党国会议员退出希盟抗议?
在希盟的架构中,诚信党由伊党叛走出来,仍以宗教挂帅,只是羽翼未丰人微言轻,但在行动党扶植下若一朝得势,这些被视为中庸的领袖若要与伊党争一日长短,势必以宗教与伊党角力,这虽然是後话,但行动党是在养虎为患。至於由敦马哈迪和慕尤丁共同率领的土着团结党开宗明义为马来人的权益斗争,最终还是环绕在宗教上与巫统及伊党比试高低。如此一来,行动党即使拥有再多的议席,也得屈服於他们之下。
旺阿兹莎对伊刑法的认同,应回溯其丈夫安华所走过的宗教信仰的足迹。安华在1960年代是马大学生领袖,深受伊斯兰政治的影响,也是激进的伊斯兰领袖,曾创立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及担任大马伊斯兰青年阵线主席,热衷於“复兴伊斯兰”运动。当年,马哈迪招揽他进入巫统,正是想要他的“宗教成就”能与伊党互相抗衡。
据知名人权女律师西蒂卡欣指出,大马之所以会变得瓦哈比主义(Wahhabiyyah)伊斯兰化,全都拜安华所致。
最近,旺阿兹莎大言不惭,如果来届大选希盟进入布城掌政,她将在过渡时期出任首相,一俟安华出狱後扫除法律的障碍,制造补选或参加大选取得国会议员的资格,正式任相。旺姐一厢情愿的想法,等同把自己家族的利益置於国家利益之上。
在希盟中,土团党交出一份民调,指慕尤丁是首选的首相,安华位居第六。单是谁最适合任相,都有七嘴八舌的意见。刚加入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主张敦马回锅任相。行动党在敦马铁腕统治22年3个月时期遭受逼害,如今却暂抛旧仇宿怨,可以预料,希盟若有幸迈向布城,不幸的是人民将在动荡不安的权争中难有安宁的日子。
摘录自  星洲日报 /林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