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袋一路

李宗聖的“一袋”一路,走到了警局。

說他是好人的人很多,說他是壞人的人更多。
我們不能因為一次行為就斷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但我們可以從一場又一場金錢遊戲中剖析“李宗聖們”。
金錢遊戲的掌門人不是個體,他們必須靠群體而活,靠營造“時勢”來召喚“英雄”,簡單來說,他們搞的是“偶像崇拜”的把戲。
社會學大師韋伯指這種“超凡魅力”往往只在危機時刻才起作用,一旦進入正常軌道,平凡的生活將使魅力減退。
這就是在金錢褪色后,我們當下看到的“普通人”李宗聖。
如果把李宗聖放在政治裡頭,他會顯得更普通,因為許多政客就是靠大搞偶像崇拜才活下來的。
你看馬哈迪,光芒褪去以后,罵他的人罵到現在都還罵不完,不想認他這個獨裁的前首相。
作家王鼎鈞有句名言:“縱然下台一條蟲,我也是益蟲,不做害蟲。”馬哈迪還在思考這句話。
巫統已跟他切割,媒體對他失去興趣,像過氣偶像,這對過動的他是一種凌遲,還好他有討罵的本領,讓他繼續出現在大家的視線當中。
船長下船
這種忍住討罵,要信徒相信他仍與你同在的本領,也出現在金錢遊戲領袖身上,不斷放話,適時現身,死豬不怕水燙,越挫折越偏激,形成偶像堡壘,只管向粉絲對話。
船朝著錯誤方向,再用力划也沒用。警方終于出手了,李宗聖的“一袋”一路觸礁了,船長要下船了。
摘录自  中国报/ 甄子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