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锋说他没有双重国籍

陈长锋因涉嫌曾拥有双重国籍而失议员资格,行动党指州议会侵犯司法权限,与早前高庭裁决背道而驰,应尽速展开司法挑战。但《联邦宪法》第72(1)条款以毫不含糊的语言写道:任何州立法议会的会议程序,是否有效,任何法院都不可加以质疑。

2016年6月13日,陈长锋说他没持有双重国籍,但却没正面回应他是否是澳洲永久公民。4天后,陈长锋重申他是大马公民,虽然有澳洲居留证,但没有双重国籍。2017年5月12日,陈长锋承认他在2016年4月4日放弃澳洲国籍,同时承认于2010年1月20日取得澳洲公民权。《诗华日报》指期间他并没有自动放弃或通知政府撤销他的大马公民权,这意味著,他在2010至2016年的6年间持有“双重国籍”。

陈长锋有说谎吗?若非持有双重国籍,他必须神通广大地在4月4日放弃澳洲国籍后的21天之内再度取得大马公民权,才能成為州议会候选人。但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指我国严禁双重国籍,放弃大马国籍,无望取回,然而拥有其他国家的永久居留权则不成问题。

陈长锋涉嫌持有双重国籍而出事,行动党才加紧追击沉桂贤拥有澳洲永久居留权,当然也可以追溯到当年该党正义地围剿黄燕燕曾获得澳洲永久居留权对国家不忠诚的往事。若陈长锋没出事,大家心照不宣即可。针对陈长锋拥曾有澳洲国籍,及沉桂贤拥有澳洲永久居留权的差别,张健仁称“两者含义差不多,因為永久居留权就是允许永久居留澳洲,作為政治人物却為自己留后路,对砂拉越的忠诚都留下很大疑问。”

选民依然无惧“流言”

那么陈长锋曾拥有澳洲国籍,岂不是“断后路”放弃大马公民权,对砂拉越的忠诚度留下更大的疑问?“断后路”与“留后路”是“差不多”?

陈长锋自称在大马人才机构的招揽计划下,于2015年申请放弃澳洲公民权。但人才机构是要招揽在海外居留的“大马”人才以应付国内专业和技术专才短缺的问题。人才机构是误将“澳洲人”当“大马人”,还是已经易辙改弦,也招揽外国人移民大马当候选人?

正如张健仁所强调,早就有流言指陈长锋持双重国籍,但选民依然无惧流言,把票投给行动党。可见只要是行动党,双国籍、十国籍、百国籍都无所谓。除了号召海外大马公民回国投票,希盟应积极招揽海外任何数量国籍的专才移民大马救国。

為了消除海外专才来马吃草的忧虑,可提升奖掖,献议代表行动党上阵最安全的选区如峇眼或或士布爹等国席,以壮大竞选团队的素质及提升专业性,淘汰那些為低价房屋看风水的庸才。
摘录自 中国报/ 赖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