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首相不是部落酋长之职

来届大选跫音渐近,非马来穆斯林、林吉祥、林冠英将在改朝换代出任首相,一直成为某族群政党操弄种族情绪的政治筹码。前些时候伊斯兰党动议修正联邦宪法,要求附加“我国首相必须是马来穆斯林”的条款。槟首长林冠英因而抨击伊党这项建议,富含挑衅亦将引起非马来人及非穆斯林的仇恨、恐惧及歧视。

为什么林吉祥不能当首相?凭其活跃在马来亚政坛52年的资历,比安华、慕尤丁、旺阿芝莎、努鲁伊莎更具有说服力。放眼国内朝野政坛参差不齐的国会议员资历,舍其取谁?可惜林吉祥自我解嘲他年岁已高,时日无多。同时林老也表明即使马来西亚宪法上阐明任何公民都有权力成为首相。然而在我国目前政治的现实状态,他无意成为首相或副首相。另一方面,土著团结党名誉主席前首相马哈迪则认为行动党是小党,林吉祥当不了首相。
我国宪法阐明首相所必备的资格有两点,一是必须来自下议员的议员,二为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公民,这不包括登记和入籍公民。在互动百科提到马来西亚登记和入籍公民不能担任首相要职,相信因受新加坡于1965年的独立和华人在马来西亚的经济地位提升有关;再来避免像泰国那样由异族操控弄权,垄断及抢夺马来西亚原居民的政治地位。
泰国宪法由于未特別注明担任泰国首相者必須为泰国原居民或出生於泰国,而是強調一定要是泰国永久居民。所以从1932年至今37位历任首相,几乎都是華裔泰國人或有華裔血統,而出任首相的泰國原居民不足5位。另一邻国菲律宾宪法规定总统候选人必须年满40岁,拥有选举权、能够读写,出生时是菲律宾公民,并在选举前在菲国居住至少10年时间。菲律宾从1869年至今历任16位总统,1986年至1992年第11任总统柯拉松·艾奎諾是菲国和亚洲首位女总统,其祖先是来自中国福建泉州的华人。
马来西亚政治发展基础是根据1957年7月2日正式宣布的《马来亚联合邦宪法》,为联邦国会君主立宪制国家,沿袭大英帝国的政治传统。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后,将1957年宪法改名为《马来西亚宪法》,沿用至今。根据宪法马来西亚是世俗国,不是伊斯兰国,为什么首相必须是马来穆斯林?这种不宣而喻的种族主义心态,已经抵触宪法,因为我国是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多元语言所奠基的公民社会。
反观我国政治体系的前殖民国家英国,2016年伦敦市长选举,在穆斯林难民潮近年不断冲击欧洲各国,信奉伊斯兰教的巴裔英国人萨迪克·汗依然取得57%选票当选。今年初刚卸任的前美国非洲裔欧巴马,在2009年当选为美国第56届总统以及连任57届。由此可见先进国家的人民,推举一国之首是遴选具有前瞻和魄力的领导人才,而非为了保留和巩固某族群、宗教历年沿袭的权益。
总而言之,回顾当年马来亚在脱离英国殖民,力争建国是由三大民族联手诉求,建立一个多元种族文化君主立宪的国家。我国自独立以来,政经行政不应属于某个族群垄断,也非该由某个宗教操纵。
况且,在立宪民主制,政府首长必须依照我国宪法和法律行事。如果乖离法制随心所欲实施政权,那么这国家已趋向非民主的集权制度,或是由少数人所掌控一切的寡头政治。再说我国的来届选举不是某部落推举酋长,而是沿袭英国西敏寺制度民主选举的政治体制。即非伊斯兰党的部落酋长选举,为什么非马来穆斯林不能出任我国首相?
摘录自  光华日报/林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