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遥无期的复兴路

上星期六,我在脸书上上载了青草巷闪电水灾的短片,让我想起一个人,他就是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

他在大约7年前,他当年还是光大区州议员时,推动了光大选区内的交通花园治水计划,当时他和一班行动党支持者拉横幅,对外宣称已经成功摆脱了困扰当地人民几十年的水患问题,但是,到今天当地还是一雨成灾,淹水问题日益严重。我记得,横幅内容是 “40年水灾只耗9个月解决”横幅,指交通花园治水工程竣工后成功解决该区水患,现在看起来这够讽刺。
行动党和黄伟益的失败之作也不只一项,还有一项就是他领导的“复兴光大委员会”,可以形容为彻底失败!
我曾经在本栏说过,行动党州政府是败家子,现在又有多一个例子来证明,火箭果然是名副其实的败家子,看来他们要败掉所有前朝政府留下来的政治资产他们才甘愿。尤其,光大是前首席部长已故敦林苍祐在槟州发展史上的辉煌标志和资产,但是,落到了行动党手里,却惨遭恶搞,搞了复兴光大长达7、8年,光大反而越来越没有人气,变得非常冷清清。
行动党于2008年执政槟州政府后,成立了所谓的复兴光大委员会,并由时任光大区州议员的黄伟益领导这个委员会,将原本作为光大紧急集合地点的空间打造成光大大道,结果使用才7年,光大大道就犹如丧尸大道,商区一片冷清。
行动党槟州政府于2010年耗资500万令吉打造的光大大道(KOMTAR WalK),启用仅7年就沦为“丧尸大道”(Zombie Walk),该处设施破损残旧、逢雨积水,整个商区一片冷清,没有人气,是复兴光大计划的失败之作!
近年来不少店商陆续出走,光大大道显得相当冷清,尤其光大大道曾在光大振兴计划中扮演要角,如今看来光大复兴之路是遥遥无期了。目前光大大道内仅有寥寥可数的店铺仍在营业,许多空置店铺的门上都贴着出租告示。
所以说,行动党搞治水失败,复兴光大也一样失败,而且是彻彻底底的失败。
行动党槟州政府一贯施政作风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光大大道计划失败后,又耗资2亿令吉打造高消费的The Top计划。目前一家四口要登上光大顶楼观景台的彩虹天空玻璃走道、参观所有的展览馆、光大圆顶科学馆,加上停车费、餐饮等零碎的开销,就需要支付约800令吉。
只有17公尺长的光大顶楼彩虹天空玻璃走道收费88令吉,但是长430公尺的中国张家界大峡谷玻璃桥却仅收89令吉,两者价格天渊之别。光大区州议员郑来兴日前说槟州政府未放弃复兴光大,可是为何又让光大转型为高消费的旅游景点,以及计划把州政府行政楼迁出光大?
我记得,早期,行动党未执政前,一直大力反对将行政中心搬迁出光大,但是现在换了位置也换了脑袋,他们居然计划把州政府行政楼迁出光大,根据新闻报道,未来将把州政府行政中心搬迁到南部的人造岛上。
人民高度质疑州政府没有诚意复兴光大,而是试图粉饰外观改变光大原貌,旨在抹去前首席部长已故敦林苍祐在槟州发展史上的辉煌标志。州政府应该检讨整个复兴光大的计划,不要典当了这栋由已故敦林苍祐及民政党州政府留下给槟城人的遗产。
摘录自  光华日报/胡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