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風暴

甫落幕的伊斯兰党代表大会在进行期间发生了一场小暴风雨。据瞭解,被狂风吹倒的是展览区及出售饮食的帐篷,导致数人受伤。事后,伊党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以非常伊党式的口气,来形容该党大会会场外发生的风灾為上苍旨意,也是对伊党的考验。

然而,作為一个最為人尤其是非马来人政客与其支持者所低估的政党,伊党即将面对其立党六十多年以来最大的政治考验──选择单枪匹马迎战来届大选。

伊党领袖包括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和伊青团长聂阿都异口同声雄心万丈,声称来届大选伊党放眼执政5州,即保住吉兰丹政权,重夺吉打和登嘉楼,再取雪兰莪和彭亨州。

或许不少人皆对伊党上述豪语嗤之以鼻,又或者暗讥明讽伊党领导人在痴人说梦话。试想在505大选,民联三党联盟士气如虹,尚且打不下吉打和登嘉楼,现在就单凭伊党孤身作战之态,又岂可创造政治奇蹟呢?

首先,自上届党选把所谓的开明派领袖清除之后,伊党巳一统在哈迪為核心的领导层,无需再假惺惺為了讨友党支持者的欢心,而委曲求全祭出似是而非的“福利国”幌子,现在可明正言顺理所当然全力以赴的争取在多元种族与宗教的大马,建立以伊斯兰政策和法律為中心的伊斯兰国。

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在神圣的国会殿堂提呈355修正案私人动议,便是伊党回归其原本政治斗争后的第一炮。对於355修正案只有提呈没有辩论的结局,有人说伊党是输家,其实相反的伊党才是此回最大的赢家!当然问题并没有解决,只是拖延下去,而当前大马尤其是马来半岛日趋伊斯兰化的政局,恰好印证了伊党有的是时间。

伊斯兰化势力抬头是事实

许多人忘了,其实伊党眾领导人褪下他们白色的宗教司袍,都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人物。他们深切瞭解落实伊斯兰国这终极目标,一如古罗马绝对不是一天就建立起来。同样的,355修正案的通过与落实,也绝非一蹴可几的。

平心而论,区域政治伊斯兰化势力的抬头,已是铁—般的事实。印尼雅加达省长第二轮选举,华裔基督徒省长钟万学竞逐连任失败,不敌对手阿尼斯,便是最好的例子。

这场选举也被看作是把世俗主义写入立国原则的印尼对宗教与种族包容度的考验,钟万学无法成功连任,显示激进宗教势力有抬头跡象。更甚的是,随着阿尼斯胜出,这股力量受到鼓舞,获得更大动力,或会加速扩展,对印尼的多元包容构成威胁。

再者,如果以当下各政党铁票仓政治版图来论述,除了行动党依然独霸华裔城市票仓之外,伊斯兰党在东海岸马来腹地的铁票也是固若金汤。放眼当今政坛,可以与伊党在马来政治腹地—较高下的,除了巫统还是巫统。敦马土团党的出现,即便出现三角战,也只会分化巫统的票源,让伊党坐收渔人之利。由此可见,伊党在其传统强州吉打和登嘉楼崛起当权的机率又岂可忽视呢?

面对“跌跌不休”的华裔人口比率、伊党宿敌巫统(尤其是开明领袖)日益消退的影响力,再加上激进宗教势力在邻国印尼冒起的政治现实,或许最终被发现在痴人说梦话的不是发动青色风暴的伊党人,而是长期低估伊党人政治野心、智慧与耐心的政客!

摘录自 光明日报 /许文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