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政治梦

长期观察大马政治发展的好友说,大马的政治势态愈形不健康,在伊斯兰党选择“独行”后,马来西亚的“中道”愈发萎缩,是分置左、右的宗教和种族极端不断奋起,中道备受夹击。

伊斯兰党这次放手一博与公正党断交、正式与在野各阵营决裂,真是华社眼中,一群追不上时代的宗教师的任意妄为,还是一如伊党策略军师莫哈末祖迪所说,是经过上百个选战模拟推演的结果?
每一个政党都以竞选、胜选为首要政治目标,友人说一些在野党就是优越感太重、自觉太强,忽略了伊党制定的大选目标,所以常常做了错误判断、给华社带来错误的讯息。
那就是伊党选择独行,是因比任何人都明白本身无法“赢者通吃”。纵然无法单独执政,但在巫裔选票碎片化的当下,伊党只要固守基本盘,就能成为多州执政权的“关键政党”,成选后各方力争的关键“合伙人”。
伊党分支出诚信党、土著团结党破巫统而出。当下马来势力,从308后的伊党、巫统和公正党三足鼎立,碎裂后到5党争雄。
可是,连成一线的诚信党、公正党和土团党中,诚信党和公正党选票属性多少有点重叠,土团党则与巫统性质相近,任务是分散巫统选票,前述4党中前两个属各族较能接纳的开明马来人。
后两者则瞄准种族至上的马来票仓,但4党、两个组合无论如何,都无法开拓专属伊党的“深绿”票源。
所以,伊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肯定会因失去308和505时期,与在野阵营大结盟时,以开明宗教形象争取到非穆斯林票源。
但伊党选择回归基本盘,甚至更极力巩固深绿票源,梦的不是布城,更非单独执政,而是以微小但关键少数的姿态,在5个具有实力的州属,成为国阵或希联任何一方,选后不可或缺的关键合伙人。
现在的雪兰莪州,纵然以行动党为大,坐拥最多席次,但仍需以蓝眼为首,蓝眼更因要组联合政府,需仰伊党鼻息。雪州形势,或许就是伊党沙盘推演选战,上百选后模拟测试的“胜利蓝本”。
它游走中间,想左右逢源。所以说,伊党放话或可捍卫吉兰丹同时,攻下登嘉楼、吉打、彭亨和雪州,不完全就是梦话。
因为以当下它在上述各州的席次,只要深绿选民不跑票,折损席次不多,它肯定是各方需争夺的联合执政伙伴,横竖的“半个政府”。所以布城不是它的梦,能掐住各方咽喉而号令天下,或许才是它的政治策略。
摘录自  光华日报/司徒瑞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