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派内戕,纷沓而至

党派之间的内斗总是内行的,伊斯兰党自然也不例外。因为这样,这一回合的党大会上,一方面既有柔佛代表纳查理宣称,党主席哈迪阿旺乃是世界排名第二的宗教司,另一方面则流出匿名传单攻击3名伊党领袖表里不一,圣洁其外,败絮其中。

《东方日报》的新闻说,传单打印副主席的纳斯鲁丁哈山,中选淡马鲁国会议员前后,所驾的车款,都不一样了。瓜拉尼鲁斯国会议员凯鲁丁也是,开起奥迪Q7大房车。
此外,伊党中委莫达瑟尼(Mokhtar Senik)的人头照旁,印有一张曾在社交媒体中传得沸沸扬扬的,攸关男欢女爱的截图。是耶,非耶,总而言之,信不信,性不性,也一概由你。
诸如此类,比起马共当年之内部分裂,算是小儿科了。1967年,动手肃奸1.0;1969年,启动肃奸2.0。《陈平回忆录》追述此事,没有明细,迂迴之内情读来着实耐人寻味:
「在1970年的最初几个星期,小章报告了第二次的特务威胁。这次说的是有一伙叛徒,在中央机关队内策划叛变。驻营中委会所委任的审查组达致结论,指在60年代上队的泰裔新兵中,有90%是特务。」
长话短说,「肃反扩大化」之后,结果,高达百人上下皆被斩立决,陆陆续续死在本党的同志手里。参照这样的事迹和比率,伊党当前所面对的这一点要挟,显然微不足道,只有区区三个领导。
但是,不管跌宕起伏,曲曲折折的演绎毕竟如何,谁也不曾从满目疮痍的歷史汲取教训。相反的是,相隔一段时间,节操碎地的内戕,总是纷沓而至,排队上演,重蹈覆辙。伊党龌龊的拖棚歹戏,只是第一里路。
摘录自  东方日报  /杨善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