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理应BHPTR

我实在没有兴趣讨论,究竟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JJPTR(解救普通人)投资计划,会否真正让一众普通人包括你我致富?

但我更有兴趣探讨的是,究竟我们的执法单位有没有在这起事件中,做到BHPTR(保护普通人)的本份,维护你我等一众老百姓的权益。
很遗憾的,一如既往,他们看来对类似涉嫌严重诈骗的奸商,表现得束手无策,就只一味相互推诿责任,并提出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
最令我喷饭的,是一名来自,贸消部高官的说法,指该部只管理有关直销公司的事务,但由于JJPTR涉及外汇投资,所以不在该部管辖范围。
天啊,你可曾见过任何涉及类似金钱游戏的公司,会自认或打广告宣称本身的确参与金字塔计划等骗局的吗?还不是以一大堆名堂,包括投资黄金、外汇、股票等作为烟幕。
更重要的,看来该名贸消部官员根本没做好功课。根据2011年最新修改的直销和反金字塔计划法令,有关由贸消部制定和执法的相关法令,已从原本只限于直销事务,加入反金字塔计划这一块,而且还花了不少篇幅诠释有关的金字塔计划定义。
而且,任何涉及有关金字塔计划者,在该法令下可被严惩不超过1千万令吉罚款,或监禁不超过5年。包括公司的董事、经理、秘书或合伙人等也难以幸免。
要知道,其实上述那种可以跨越公司屏障,而直接制裁背后主脑的刑事权力可说是非常大的。只因在一般的民事诉讼里,公司和董事个人属于两个分开的实体。很多董事或股东往往都能够躲在公司的屏障后面,干下许多不法勾当而安然无恙。
但悲哀的是,在我国的现实惯例中,执法单位往往在面对类似涉案公司,尤其是一些财雄势大的企业时,总是有令而不行,对后者百般仁慈,而以罚款草草了事。不管涉及多么重大的疏忽,包括弄丢人命的工地意外;或者涉及多么重大的商业刑事罪,包括赌博机、阿窿、刮刮乐,以及上述金字塔计划等勾当。那些躲在有关公司背后的幕后老板,总是可以免去牢狱之灾,甚至完全不被提控。
另外,国家银行和警方的官方推搪说辞大致也半斤八两。前者宣称早已在数月前将JJPTR列入金融消费者警示名单,却没有任何后续行动。后者则指没接获任何受害者的投报,所以无法插手。
问题是,令人不解的,为何在这关键时刻,面对类似涉及面广泛的大案,当局却不果断祭出洗黑钱法令,立即冻结有关公司的资产和银行账户,并扣留其董事进行进一步调查?
又或考虑援引刑事法典的欺诈或失信条文,或公司法令的误导或欺骗投资者等相关条文采取行动?
所以,你知道为何我国的执法当局,尤其是那些小拿破仑的态度,总是引起那么多普通人的不满吗?说穿了,只因他们不但保护不了普通人,而且还欺压普通人。该理的大事不去理,不该理的小事却胡乱理。
不是吗?
你看在一些芝麻绿豆小事,例如聘请准证过期的外劳、怀疑一些公司没有据实申报入境货品、追税等个案,当局不是时常动辄在没有给予合理通知甚至缺乏充足证据的情况下,胡乱援引洗黑钱法令对付无辜的普通人吗?
你可曾见过他们对平时奉公守法的良民,包括小商家,表现出丝毫的仁慈和宽容?
同样的,我们的贸消部官员,没时间取缔金字塔等非法投资计划,却有时间和效率吹毛求疵,到全国各地的五金店取缔被怀疑含有猪毛成份的漆扫,为业者带来巨大困扰和麻烦。
更重要的,我必须强调,加剧的执法偏差,长远而言将在社会引起巨大的不公不义现象。众所周知,在刑事法典下,偷窃的最高惩罚乃7年监禁或罚款。即便是那些在便利店偷取区区数令吉基本生活必需品的案例,为生活求存的嫌犯也可能遭遇到数月的牢狱之灾。
因此,为何在这种更严重的商业欺骗案件,即便受害人数众多,招致损失也远远更为庞大,涉案者却始终能够逍遥法外?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吴健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