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议员涉贪乾脆俐落下台 林冠英却不辞职百般拖延审讯

(真相网/程义)巫统柔州政议员阿都拉在儿子涉及土地贪污案而被反贪局扣留之后,率先自行无限期请假以便反贪会进行调查,随着他被提控上庭,便宣布辞去行政议员官职。这名巫统高官乾脆俐落、毫不拖拉的下台风度,比起自认清廉却害怕面对司法审讯的行动党槟州首长林冠英,形成强烈的讽刺和对比。

 

马华署理总会长兼柔州联委会主席魏家祥指出,阿都拉迪夫与柔州政府切割,以免殃及池鱼的做法是必要的。事实上,州政府在事件发生时,已快刀斩乱麻,包括接受阿都拉迪夫休假、重组行政和目前接受他的呈辞,并没有掩盖事实,全交给检控单位调查。

 

他说,阿都拉迪夫被提控上庭,是他个人的事,切割后不会影响整个州政府。在民主的制度下,就让法庭针对案件审判,并让阿都拉迪夫进行抗辩。

 

巫统在数十年来被行动党指控是贪腐政党,尤其是前首相马哈迪是“朋党之父”,22年任期间裙带风狂吹,并全力推行土着经济议程。如今行动党不但接受马哈迪为盟友,更全盘接收了马哈迪的朋党和裙带主义,一起贪腐,而且鱼头先臭,林冠英成为国内第一个在贪污罪名下被控上法庭的州首席部长,更是第一个被控后仍不辞职下台的高官。

 

林冠英在低价购屋丑闻爆发后,坚持不请假以便反贪会进行调查,口口声声说是“政治逼害”,彷佛有人拿鎗指着他的头,强逼他向其朋党彭丽君以低上百万令吉的价格购买洋房。

 

反贪会官员的调查过程必须步步为营,要录口供和扣查首长,须在首长的会议室苦候数个小时,等首长开完会,以示尊重。

 

当林冠英被控上法庭后,获准以100万令吉保释外出,竟由槟州行动党垫出这笔巨款,再发动筹款运动筹回逾百万令吉的现款,个人涉及贪污与购买私人房产,竟然要党和人民缴付保释金,这又创下大马政治史上另一个记录。

 

况且,法庭保释金日后案件审结,无论有没有罪都可以取回,行动党是否归还人民?反观柔州的阿都拉迪夫因个人资产被冻结,无力在短时间筹募200万令吉保释金,结果被送往扣留营过了一夜,直到家人和朋友私下凑足款项才获保释。

 

更甚的是,被控却不辞职的林冠英继续留在首长办公室呼风唤风,可是不敢到法庭儘早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是指示律师儘量拖延开审时日。

 

林冠英于去年6月被控,案件便一再拖延,当高庭法官主审的案件管理程序时,林冠英代表律师哥宾星与另一名被告彭丽君的代表律师西丹峇巴,向高庭提出反贪会法令第62条文违宪,应由联邦宪法所取代。

 

节外生枝的案件一直拖到今年3月7日下判,高庭法官哈达丽雅裁决有关条文并未违宪,旨在加速审讯程序,没阻碍被告获得公平审讯,是合法的。她指示辩方须在3月21日提呈答辩书,法庭定3月20日进行案件管理,3月27日开审。

 

法官还警告林冠英和辩护律师哥宾星不要故意拖延,法庭不允许有任何事情导致案件展延开审,令到民众质疑法庭的办事能力。

 

可是,林冠英依然要拖,向上诉庭提出上诉,结果高庭被庭于3月20日宣布暂缓案件审讯,直到上诉庭针对有关条文是否违反联邦宪法作出判决。

 

哥宾星说,目前国内多宗案件都涉及上述条文,一旦上诉庭做出判决后,将影响有关案件的判决。

 

这意味着,因为林冠英一人要拖延案件开审,企图拖到下届大选结束之后,好让他可以继续领军出征,操纵布局,却导致无数贪污案的被告找到法律漏洞,藉着微不足道的程序问题,拒绝让案件顺利审讯。

 

同样是贪污案,巫统贪官的乾脆俐落,比起林冠英的拖泥带水彷如“身分互调”,如今阿都拉迪夫已经辞职,林冠英还在当官,但林冠英的父亲林吉祥还执意要柔佛大臣为下属负责,应该也一起请假。

 

林冠英是作为党魁和党史上第一位首长,却做不到8年就涉贪,败坏行动党半个世纪的名声,其父亲林吉祥教子无方,应该先辞职回乡思过,为朝野政党领袖做个好榜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