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不足,态度欠扁?

《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之失误,说来要不是态度欠扁,马马虎虎,恐怕乃是本党的代表,个人的能力不行,专业不足;或者两者兼有之了。细读谢永贤医生当初上书,炮轰行动党市议员的那一封12页的长信,自是因此感慨万千了。

《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第三修订版之失误,邓章钦律师劳动莎阿南市议员陈斯伟查阅,得知逾廿多项指南,举凡廉价屋尺寸、停车位、学校保留地、公共交通站以及攸关非穆斯林之规范,字里行间,皆存有不少舛误之处。
耐人寻味的是,《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这个版次,其实早在2016年9月提交雪州行政议会。既经讨论,同年10月19日通过,同月26日批下出版,2017年1月1日生效。换句话说,前后磨蹭n月之久,当家的YB始终没有点出任何闪失。
由此可见,此事说来,要不是态度欠扁,马马虎虎,恐怕乃是本党旗下代表,个人的能力不行,专业不足;或者两者兼有之了。此时此刻,重读谢永贤医生当初上书,炮轰行动党市议员的那一封12页的长信,自是感慨万千了:
“八打灵再也市政厅的市议员都缺乏经验,也未把各自所属地区的问题带入市政厅;身为执政党甚至还杯葛市政厅会议,有者因为不懂国语,不能顺利宣誓上任。还有,市议员当中,有者只是23岁的大学刚毕业的初哥!”
持平地说,政治的初哥,未必就是问题,23岁的年龄也不是。然则,据此细查,一定可以从中看出遴选的流程,确有存有不当的地方。攸关此点,是耶,非耶,一旦追溯当初林立迎坦言被点参选的经验,自能觉察一言难尽的微妙玄机:
“(民行党秘书长林冠英)先offer我在Bukit Beruntong打州,我说好。过一阵他又叫我去Subang Jaya,我也说好。靠近大选他再让我去Serdang打国会,我还是好好好!”但是,最后郭素沁建议;“这样啊,你对泗岩沫有没有兴趣?”但是,林立迎反问“泗岩沫在哪里?”郭素沁回应:“泗岩沫都不懂?就在你office那边呀!要不要打?考虑一下,给你两天答复我。”正是这样,林立迎到了泗岩沫上阵。可惜,纵然这些那些凭靠海啸效应,幸运获选的大小YB,素质往往也不过如此。记得2013年间曾有报社之记者化名“哈菲兹”,电邮槟城州议员查询服务中心地址及电话號码,只有半数议员(20人)及时覆函,反映了什么?
对此发现,党的高层领导始终掉以轻心,完全不当一回事。纵然前后执政,累积九年的光景,他们似乎仍然还在摸索,也不曾积极提升本身的知识、学识和常识,而是在阿谀奉承,全力迎合上层的意思。
结果?结果,大事做不了,小事做不好。诸如《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的修正,属于自己部门的文件,看都没看,想也没想,审也没审,像个含羞答答的小邮差似的,顺手提交议会一起举手通过。
好了,魑魅魍魉的这桩旧事已了,暂且不说,可是,从今以后呢?犯错的议员,不举的代表,是否仅因识do,不但听话,还会谄媚,因而继续获得上面钦点,原区上任?
要是这样,诸如《雪州城乡规划新指南》的咄咄怪闻,将来是否重蹈覆辙,选民想必心中有数。想到这里,但愿各党的上头,指示旗下的随扈,多做功课,了解民心;否则,来届大选,搞不好就要大事已尽,准备收尸了。
摘录自  光华日报/ 董恪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