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行动党无法回答 请停止对媒体作出法律恐吓

1. 2016年10月,我曾向槟州政府资助的槟州研究所,提出12道有关槟州经济的问题。

2.我曾要求槟州研究所质问统计局的数据,其中包括:
a) 2008年至2015年期间,槟州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5个州属和直辖区中,排名最低或第4低。
b) 2010年至2015年期间,槟州的薪资中位数增长在16个州属和直辖区中,排名最低,遭柔佛、森美兰和纳闽超越。
c) 2009年至2015年期间,槟州家庭的薪资增长在16个州属和直辖区中,排名第4低,遭柔佛和马六甲超越。
请参阅我于2016年10月文告中的其他问题。
3. 这些问题都与行动党执政下的槟州经济实际表现有关。虽然槟州研究所有责任确认或驳斥这些问题,但槟州研究所首席执行官一直拒绝回答,槟州人民对此感到失望。
4. 2017年1月,我曾对槟州首长林冠英指槟州政府自2008年有盈余,不是因为售地一事提出质疑。
5. 我曾列出售卖槟州资产的例子,包括槟州政府和州隶属公司几十亿令吉的土地和控股。如果纳入这一点,这将会交代出有关盈余。
6. 林冠英曾通过官方文告回应,并称我为“傻瓜”、“不懂得会计”和无法理解槟州的总稽查司报告。
7.  之后,我召开记者会,并使用槟州的总稽查司报告,向媒体证明槟州政府过去达到盈余,是因为出售州土地和资产,包括从其他州属转移资金,作为槟州的收入。
8. 我所召开的记者会和文告已证明我所言属实,林冠英并没有作出回应或质问我。
9.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林冠英没有回应我,反而于2017年2月发出律师信予英文报作为第一和第二答辩人,要求他们撤回有关我记者会的报导,并称之为毁谤。
10. 林冠英将我列为收律师信的第3人。
11.  我已经指示我的的代表律师回应林冠英,我坚持我在记者会所说的,因为都是基于事实。
12. 当行动党领袖无法回答或被抓包时,他们习惯地使用法律途径,恐吓或使他们的对手或媒体沉默。
这策略对我来说无法奏效,我不会被吓倒。
13. 我要告诉林冠英和其他行动党领袖,并不是只有行动党拥有律师,民政党也有很多领袖和党员是律师。
14. 因此,我向林冠英发了一封律师信,因为我认为他毁谤我,称我为“傻瓜”或不懂得会计。
15. 我与林冠英不同,在成为国会议员前,我是一名工程师、企业家和拥有会计知识的公司董事。
16. 民政党的律师团也为所有受到行动党法律迫害的媒体组织,提供法律协助。
17. 过去几年,行动党一直利用法律威胁媒体,这必须受到制止。
18. 林冠英应针对我上篇文告作出回应,而不是使用法律威胁。槟州研究所也应回应我的问题,而不是拒绝回应。
摘录自 拿督梁德明  文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