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族须有更深入思维交流

最近有机会与三大种族的商会领导交谈,获益匪浅,颇有感触。

同一课题,不同种族尽管发表意见的方式不同,但最终答案却是大同小异。从各抒已见的过程中,可以看到不同种族的谈话与沟通方式。
马来会长侃侃而谈,用词谴字非常华丽,方向很大,让人感觉拥有远大的目标和抱负,做一个访谈,就如在听一场演讲会。
印度会长找来顾问一起受访,边听边谈,听得比讲得多,回应用词趋向保守,更多是平铺直叙,这是一场很平淡,很“官腔”的访问。
华人会长则比较务实,以终为始,先有计划,再按部就班进行,一步一脚印;基本上,做的东西,比说的话还多。
在马来西亚,我们常说三大种族之间必须互相尊重彼此的宗教信仰、文化习俗与母语教育等,但往往忽略了不同种族的思维逻辑不同,因而表达的方式也不同。
这让我想起电影《中国合伙人》剧中,“海归”的孟晓骏对擅长于美式口语的“愤青”王阳说,他的口语最好,不是因为表达能力好,而是因为拥有美国人的思维逻辑,这才是口语的核心。
王阳较后在课堂上也举例美国人到你家做客,当他踏入家门,美国人不会好像中国人般客气说:welcome(欢迎),而会直接说:come in(进来吧)。
尊重勿只是表面功夫
Think in American English是中国人要考好托福的关键。换做在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与国家,所谓的互相尊重不应只是流于表面功夫,种族间必须要有更深入思维交流。因为就算精通三语,若仍以本身是思维逻辑出发,我们也不一定听得懂友族所要传达的讯息。
这也是为何当我们以自己的思维逻辑去听友族的言论,总是不是滋味;同样的,当友族以他们的思维逻辑阅读我们的文章,尤其是经过多一手翻译的文章,随时会被断章取义,先入为主地将之与种族宗教挂钩。
国家独立至今60年,各族都了解彼此间的风俗民情,也能互相体谅彼此宗教信仰的忌讳;但来到了解彼此的思维逻辑这一块,略显不足。
这也使到很容易出现说者无意,听着有心的情况,言谈间常会不经意冒犯彼此,继而大动肝火。
所谓六十而耳顺,60岁的马来西亚要处理好国民团结这一块,最大的挑战在于如何让各种族之间,不只要能听得进不同的意见,更也听清楚和理解彼此的话,才能真正达到求同存异,百花齐放的种族交融境界。
摘录自  南洋商报 /陈钊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