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睿智争取承认统考

土权会日前高调宣称,若政府承认统考文凭,该会将从统考违反联邦宪法和国家原则的角度起诉中央政府。

目前,砂拉越是国内唯一正式承认统考的州属,已故丹斯里阿德南沙甸就任砂首长时,曾多次呼吁中央政府随该州步伐承认统考,更形容国立大学宁可招收外国学生,也不愿录取连英国牛津大学也承认的统考毕业生,实乃愚蠢行为。
其实,国内早有私立大专院校承认统考文凭,中央政府也在2011年开始局部承认统考,允许考获大马教育文凭(SPM)国文科优等的高中统考生申请进入师训学院。
华文独中,是大马华人对延续中学阶段母语教育的一种坚持,在董总和华社的无私奉献下,独中教育至今屹立不倒,而在中国大陆崛起的大气候下,近年来独中新生爆满更成为了一个新常态。
再穷不能穷教育是华裔父母的心态,除了对独中的信任和对母语教育的执着,同样重要的是高中统考属于“A”水平考试,其文凭获得诸多海外大学,包括来自英、美、新加坡和香港等著名大专院校的承认,是不争的事实。
持平而论,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对华文独中抱持着相对开放的态度,否则政府也不会有局部承认统考的决定,至于政府会否在近期内完成华社夙愿,给予统考全面承认,当然还需要董总和国阵华基政党的积极争取和相互配合。
两个月前,巫统宣传主任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访问了董总,成为董总成立63年以来,首位走进董总会议室的巫统高层领袖,这趟“破冰之旅”能否为政府承认统考带来成果尚言之过早,但董总和政府当局强化沟通,毕竟不是什么坏事,若硬将此比喻为亲政府或亲国阵之举,未免有欠公允。
董总及华社对争取政府承认统考,有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但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要点,就是非华裔政府高官对统考的认知极度匮乏,因此唯有紧密地进行交流与沟通,统考才可能有融入国家教育主流的一天。
这个时候,马华和民政党作为国阵的华基政党,有责任积极扮演董总和高等教育部之间的沟通桥梁,尽可能协助高教部多了解独中和统考,至于董总,她也必须心平气和地告知当局,民办独中在维护母语教育的同时,也在作育英才上出了大力,当中完全没有跟国家教育或政府对着干的不良意图。
统考获得局部承认,足见政府并未将之拒于千里之外,土权会对统考大张旗鼓地公开反对,里内是否含有隐议程外人不得而知,可要是“自己人”这个时候无端添乱,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摘录自  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