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关卡的FOI

檳州是继雪兰莪后,落实资讯自由法的州属。当时州政府在州议会复会提呈这法案期间,首长表示将资讯自由法立法,除了是兑现大选的宣言,也是促进民主空间、资讯自由的开放。

坦白说,资讯自由法不是一项很热门或是被普罗大眾关注的议题,但是这对监督政府的计划,尤其是涉及大型计划时,却是很关键的东西。

人民可以通过资讯自由法申请州政府的计划文件如合约,了解合约的条件是否对州政府不利、州政府开出的条件是否对人民带来好处等。

资讯自由法在2015年生效,但是挑战也开始了。资讯自由法到底赋予人民多大幅度的自由获取文件?

民青团代团长卢界燊前后大约申请了10份合约,也花了逾千令吉一直买文件,可是最后除了檳州房屋发展工程名单、必须在签署法定宣誓书的条件下,被允许购买海底隧道工程2份合约外。他什么也申请不到。

首长也曾就州秘书指法定宣誓书不能与第3者分享一事后,在州行政议会通过变成可以公开内容,不过还是需要签署法定宣誓书,以免被滥用為商业用途。

卢氏近期又买斯里丹绒檳榔第1及2期填海计划,及葛尼水岸合约。毫无意外的,他还是申请不到,理由是机密条款。

原以為资讯自由法最大的关卡就是法定宣誓书,岂料在卢界燊申请斯里丹绒檳榔第1及2期填海计划及葛尼水岸合约时,又多出一个“机密条款”的关卡。

对于这个计划的新关卡,首长指要怪就怪前朝和前首长,因為机密条款是前朝签署。

现任州政府签署的合约就有法定宣誓书的关卡,前朝政府剩余的合约就有机密条款关卡。总的来说,资讯自由法有很多关卡就对了啦!

摘录自 中国报/ 梁仪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