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开战 林冠英藉党政机关妖魔化星洲日报

(真相网/陈家豪)继槟州首长林冠英办事处日前针对《星洲日报》言论版两篇评论发表文告反击,林冠英又以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的名义发表另一篇文告来反驳《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郑丁贤的专栏文章。林冠英以州政府和党机关的名义发言,却对评论人和中文报使用极尽污篾抹黑的字眼,这已是骑劫槟州政府和行动党来逞私慾。

 

中文报并非争权夺利的政党,而是立足华社的文化机构,百年来与华社共存共荣,以服务华社为己任,也对来自朝野的华基政党给予中立报导,在行动党创党半世纪以来,无论是兴衰时期,中文报都不离不弃,翔实报导行动党的新闻动态。

 

事实上,中文报不曾害过行动党,只是尽力履行报人职责作出中肯的监督批评。朝野各政党领袖都虚心接受批评或提出澄清,数十年的中文史上只有现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向中文报作出无理攻击,甚至一再干涉报章的编务和打压评论员的言论自由。

 

《星洲日报》编辑室发表一篇题为“相煎何太急?”的社评回应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的文告,直指林冠英以攻击政敌的政治辞藻与思维旧臼,蓄意妖魔化郑丁贤与星洲日报。

 

该报指出,创刊于1929年的星洲日报立足华社,以服务华社和为华社发声为己任,因为没有华社的支持就没有今天的星洲日报。

 

 

该报的内容是面向华社,而不是服务行动党的党报,若是内容和方针有偏差,自会受到读者的唾弃,但不容政党来指指点点,以免沦为政党喉舌。既然星洲日报不容许执政党来主导编务方计,同样不容许行动党来横加干预。

 

郑丁贤是在週日的评论专栏撰写一篇《行动党,你争气些》,以感性与平和的文字写出他对行动党的期许,表达了一段从支持到失望的心路历程。文末提及:“主流马来社会排斥火箭,中间人民和火箭疏远,不是没有理由的;除非它能够真正和主流社会以及公民舆论沟通,以及显现它有能力处理多元种族社会的复杂问题。写了这一些,悉出诚意,并不是要攻击行动党,而是真诚的希望行动党能够反省,争气一些,不要辜负国家和人民。”

 

全文内都不含攻击,而是爱之切、责之切。星洲日报说,这既是郑丁贤个人的感想,也抒发了不少感同身受群众的心声。可是换回一篇来自行动党秘书长办事处的《行动党,一直很争气》的反击,来函并非理性交流,通篇行使政治污蔑和扣帽手段,信口开河地以指控”援交媒体”、”堕落传媒大染缸”、”华文报玩弄双面人政治的宣传手法”、”受国阵控制的中文媒体”、”坠落的中文报” 的字眼。

 

该报指出,林冠英以粗劣污蔑、抹黑、栽赃等逸出理性交流规范的网络低俗语言,既旨在妖魔化星洲日报,也存心要扼杀这88年为马来西亚华社鞠躬尽瘁的星洲日报之一切付出和努力。如此作为,无疑在将理性交流的大门砰然关上,令人深感可惜和遗憾。

 

该报说,该报扮演着华社重要喉舌的立场,是建设华族文化精神产业的天职,若跟任何政党或政治组合的议程产生矛盾或落差,应获得理性看待,而不断打压及蓄意扼杀、一再诉诸剿灭手段欲置之于死地。

 

中文报战战兢兢为华社拼搏了一个世纪,并不是林冠英所说的:“五十年来,行动党与低下阶层人民共进退,不断为备受压迫的各族人 民发声,绝不是如郑丁贤那样,以精英口吻或笔调睥睨一切,偶尔对于基层人民施予一点同情甚或对行动党假惺惺地施予一点怜悯,但总体上是为纳吉的倒行逆施涂脂抹粉。”

 

中文报尤其是《星洲日报》,为行动党採访和报导新闻整整50年,换来竟是这样恶毒的评语,教人情何以堪。

 

林冠英自上届大选以来,一再藉着党政机关来打压和抹黑星洲日报和其他中文报,容不下批评他个人施政作风的异议。有目共睹的是,中文报数十年来不曾故意针对或打压特定政党,反而是林冠英对星洲日报视如仇人,这是否行动党的立场,其他中央领袖有必要作出正式表态。

 

若是行动党不再须要中文报,大可宣布与中文报“断交”,别再发表文告到报馆或邀请记者 前往採访其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