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四头马车?

一边是以马来人為先,另一边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差距绝对不亚于各个成员党在伊斯兰刑事法上的理念分歧。

文:土团党加入后,原来的希望联盟3党正式走入歷史,变成一个由4个独立政党结合的政治联盟。经过讨论后,各党领袖更宣佈会将希盟註册為一个正式的政党联盟,在下届大选与国阵一较高下。

希盟虽然表面上看来一团和气,但私底下却暗流汹涌。他们之间的磨合,可以起著相辅相成的作用,也可以带来互相摧毁的灾难性局面。能够决定这一切的,除了领袖们的智慧,更重要的是,选民对这个為了对抗国阵而成立的联盟到底有多大期望。

无论希盟如何漂白,他们之间的结盟,绝对不是因為彼此政治理念相似,而是為了对抗国阵。否则,就不会出现在505大选败阵后,伊斯兰党出走民联,导致这个希盟前身瓦解的局面。

这种结盟的成立,很多时候都是在匆匆忙忙的情况下,濒临大选时,或在大选刚结束后的一场数字游戏。其目的就纯粹是為了政权,因此,就算与政治理念不一致的政敌也能合作。这类型的结盟,往往就是计时炸弹,只要出现触及各党价值观底线的分歧时,就会决裂。

在4个政党中,行动党的资歷最深,议员人数也最多。但碍于其浓厚的华族色彩,所以不适于在这个以马来选民佔大多数的社会当上老大。这是行动党必须面对的政治现实。但如果有一天,行动党成功打入马来市场,那么它还会甘愿继续留在这个联盟裡,与昔日战友一起前进吗?

理念差距大

目前,这个在野联盟的最高领袖是公正党的旺姐。无可否认,其过去近20年的领导能力可圈可点。但无论大家喜欢与否,其安华影子到了今天还是相当浓厚。如果有一天,公正党不再拥有安华,又或者希盟不再需要安华,到底谁又会是那个有能力取而代之,成為凝聚希盟各党的灵魂人物呢?

诚信党是在民联解散时,伊党分裂出来的一个產物。开始时,其存在正好填补了伊党推出后所留下的真空,但毕竟其路线与伊党明显不同,相信将无法弥补伊党离开后的票源损失。但又因為其路线与公正党重叠,这个政党在未来要如何生存下去,甚至在希盟发挥作用,将会是其领袖要认真思考的。

随著土团党的加入,这个巫统分化出来的政党,在国阵做惯老大后,要如何适应希盟平起平坐的新政治生态,将会是马哈迪、慕尤丁及其幕僚所要学的第一堂课。否则相信他们很快将会被其他3个成员党排斥,最终黯然离开。

最重要是,土团党的政治理念及路线,明显与其他3党有很大距离。一边是以马来人為先,另一边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差距绝对不亚于各个成员党在伊斯兰刑事法上的理念分歧。这个问题,现在就像是被扫在地毯下,等待大选结束后再来解决。

摘录自 中国报/ 黄子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