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救国

“救国”一词,最近在各报章媒体频繁出现。然而,很多人受某些政治领袖的影响,认为救国就是换政府这么简单,却不知盲目的支持,可能令国家陷入更深一层的陷阱中。笔者今天略把要点整理出来,希望有机会分享给各路读者,还望仔细分析其中利弊对错,感恩。

很多人认为,我国目前的政治困境,是长期一党独大所造成。事实上,确实如此,不过这还不是最根本的原因。槟城至今,经历了政党轮替,然而在不足十年的日子里,却也同样闹出了种种类似国阵政府的行政弊端。追根究底,原因出在我国整体的政治素质过于低落。换句话说,是我国的从政者当中,有德行的不多,政客多于爱国的政治人物。
一个国家的兴衰,普遍上依赖着政治人物的“德”和百姓的“智”。无德无以治。从政者当中,当具备基本道德的占多数,国家就会倾向兴盛。反之,当一个国家的从政者中,一半以上无足够德行来律己克贪,则国家处处受政客拖累不前。举个简单例子,丹麦在世界的清廉指数长居榜首位置,很大程度上关系到该国人民的德行。在丹麦,一般百姓受基督教的道德伦理观影响甚高,普遍上,对政客的行为均给予高度关注,并附带严格的要求标准。官源自民,官员们也因此更懂得自律,才造就了如此清廉国度。
一个国家,上官下民所具备的德行程度,间接注定了国家的未来。即使中国,在江泽民时代开始,也大力推行以德治国的治国理念,希望全民在基本的道德素质上,能尽快回复至文化大革命前的道德水准。如果,我国真要走向国富民强的康庄大道,也必需先从德行的培养开始着手。您我皆以该有的德行,律人律己,对任何犯错的政客行为,给予低容忍甚至零妥协的态度,才可能渐渐地把整体政治素质提高。身为领袖的,更必需以身作则,而不是讲一套做一套,如果本身不正,如何带领万千下属走向德政廉政?
另一方面,百姓的“智”,简称民智,代表着对政治所理解的程度。我国的政治大气候沦落,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民智不足。以老一辈选民来说,是忽略了政党轮替的重要性,然而,以今天的年轻一辈来说,却可能轻易受政客洗脑操纵,缺乏足够的独立分析是非能力。又或者,始终离不开对崇拜政治人物的英雄情结,这些都是民智不足的特征。如果,我国要真正迈向成熟的民主社会,则必需放弃对政治人物的盲目崇拜,以事论事,对朝野政治人物,均一视同仁地给予严格要求,才可能真正催促德政的诞生。
当大部分百姓的标准变严了,这就成就了一种不容侵犯的社会共识(政治/道德)。一旦有政治人物犯了错误行为,最终只好下台或辞职,至少都会休假待查。因为,这共识已经成了一种无形的威吓力量,就算不辞职,也会被党内党外的压力,逼得喘不过气。党员们不可能愿意让这类政客继续任职,以危害党利益。因为他们知道,百姓根本不容易妥协,宁可两边都不支持,也不会支持较不烂的苹果。接着,当所有其他的上下党员官员看到了这一切,续而变成反面教材,最终渐渐形成整个政体的良好自律循环。这是标准所产生的约束力,其功效甚至远比法律的威吓力还大,政客因此越变越少,政治大气候才能转劣为优。中国的贪污刑罚是死刑,然而贪污依旧层出不穷,在世界清廉指数上,远远落后其他国家。反而,如前文提及的丹麦,在高德风的社会监督下,无需死刑也可以常保廉政,个中原因是什么?
救国,分治标与治本之别。要治根,救国领袖们首先必需具备该有的德行:民主精神、清廉、效率、接纳异议及以身作则等,再引导整个社会百姓迈向道德社会。如果不具备基本德行,甚至本身不正或名声败坏,就不单不能带领下属迈向德政廉政,反而把坏榜样示范给上下官员看,最终国家恐怕沦为两线皆黑为多,望警惕之。
摘录自  光华日报/江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