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355修正案——违宪岂非单一理由?

政府接手哈迪私人法案的355修正案版本,只实施于西马,而东马不受影响?政治人物顿时批判为分裂国家与违反宪法。

355修正案起源于政治利用宗教,以扩大政党影响力的投机取巧计策。
值得关注的是,于砂拉越州,包括穆斯林在内的所有国阵国会议员,在同样是穆斯林的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带领与指示下,挺身并勇敢反对355修正案。穆斯林可以反对355修正案,而理应区分伊斯兰与利用伊斯兰标签的事项,让穆斯林不可反对任何以伊斯兰标签事项的迷思,得以破解。
355法令其实只是限定伊斯兰法庭刑事处罚权限门槛的联邦法律,即最高3年监禁,5千令吉罚款与6次藤鞭的刑罚。再者,355修正案只是欲提高处罚权限门槛的法案,而非伊斯兰教义法律!
355修正案,经政治炒作后成为敏感宗教议题,而牵扯法律与国家体制的复杂课题。
355修正案面对政治人物批判,指其违反宪法第8条文所规定的,于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而最近传出355法案排除东马于法案之外,再引发法案撕裂国家的隐忧。355修正案,从私人法案到政府法案,一些政治人物的反对口号顺势婉委转变,由“反对355修正案”,变成“反对哈迪355修正案”,是否立场软化,却不得而知。
虽有宪法第8条文,当下西马各州属与联邦直辖区,皆有不同的伊斯兰行政法律,并且为时已久,更没有划一的条文,还明显区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之间,于刑事犯法的不同刑事处罚;在不同州属或区域的穆斯林之间,只要没有违反现有的355法令刑罚门槛,对于同样宗教犯法,甚至存在不划一与不同幅度的处罚和刑罚。这种法律不平衡情景,难道会违反宪法第8条文?
那么,传言中的355修正案只局限于西马,而不实施于东马,又会否违反宪法第8条文?
政治人物之中,不乏有律师,并拥有法律知识与谘询便利的智慧型人物,难道会不知道或可能刻意忽视宪法第8(5)条文规定,即第8条文不会阻止个人法律(personallaw)的制定,更不会让个人法律,在同一情况下,因不划一与不相同条文而无效!
即使355修正案不实施于东马,这并不能阻止东马包括砂拉越的国阵国会议员,在国会内动议“解除党鞭”(liftingtheParty’swhip),即在获得党鞭的同意下,向国会内由国阵政府提呈的联邦法案,包括355修正案,投下反对票!是否政治人物有此胆识呢?
反对355修正案,除了会否违宪因素之外,国家体制完整、政治因素,和捍卫宪法下多元宗教信仰自由条文不被单一宗教崛起与超越,以保持多元宗教信仰自由与伊斯兰为官方宗教之间自独立以来的平衡点,皆是掷地有声的铿锵有力基础!
摘录自  中国报/郑明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