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分裂换取权力

巫统与宿敌伊斯兰党合作推动355法令修订案,以扩张伊斯兰法庭的判罚权限,除了巫统本身之外,几乎所有国阵成员党皆一致反对。

一道355法令修订案,引发了几个层面的分裂。首先当然就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的分裂,这是裂痕最明显的分裂形态,但不是唯一的分裂形式。因为在穆斯林群体间,不见得所有穆斯林都支持这项法案。因此,除了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外,穆斯林内部也出现了分裂。这两个层面的分裂,表现在国阵内部的分裂。
而目前根据巫统最新的策略,他们有意把有关修法的范围局限于西马半岛,把东马沙巴、砂拉越两州排除于外。巫统的用意显而易见,就是希望以此争取国阵东马成员党的支持,或至少不反对有关法案。
但巫统这一步,无可避免将再制造另一种形式的分裂,即西马和东马之间的分裂。如果这种方案通过,则意味着同为信仰伊斯兰的马来西亚公民,将受两套法律制度所约束。这个方案的提出,已赤裸裸凸显巫统在355法令修订案的策略,完全是出于政治考量,而且是出于党派权力的考量,无关宗教或国家。
巫统的举动,其代价不可谓不大,那么我们合理的推测,就是该党预测可换取的回报,是比其付出的代价更可观。所谓的“回报”,大约是指:首先,营造马来人穆斯林大团结的氛围,争取保守穆斯林选民的支持。但是,这类氛围充其量只是一种主观上的良好感觉,也许可以被包装成类似于政治口号的宣言,但在现实政治里,用抽像的“政治氛围”无法进行精准的政治计算。因此,巫统所判断要获得的“回报”,必然是某种具体、可控的物事。
这包括:一、制造在野党阵线的分裂,使在野党无法以统一联盟的形式挑战国阵,巫统已接近完成这项目标。二、在大选策略上跟伊党达成某种君子协议,包括在特定国州选区让对方取胜,而在部份巫统对垒公正党、土团党和诚信党的选区,伊斯兰党刻意派出候选人参选以制造三角战,提升巫统的胜算。
两党协议的结果,最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是巫统赢回雪兰莪政权,而吉兰丹、登嘉楼和吉打则由伊斯兰党执政。
但最坏的结局是,国阵内部的分裂将扩大至无法挽回的局面,最终导致国阵的瓦解。马来西亚建国以来的世俗宪政体制,也将出现一道无法修补的缺口。
巫统要怎么选择,关键就在纳吉──他要信守自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申翁、敦马哈迪、敦阿都拉历届巫统主席所奉行的中庸治国原则,成为“全民首相”,还是一名因破坏国家宪政体制、为伊刑法的落实打开法理缺口而被后人记取的“穆斯林首相”?
摘录自  星洲日报 /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