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光耀嘴贱被捕怪罪马华 行动党只敢华人干华人

(真相网/程义)涉嫌在网上发表侮辱女性言论而被警方逮捕助查的行动党“名嘴”丘光耀,于3月23日在延扣三天后提早获释。可是,丘光耀不提自己的恶言惹祸,反而怪罪马华“阴险逼害”,显然是死不认错兼嫁祸,还向无党无派的举报者进行网络霸凌。

 

丘光耀和行动党众口一词指称这是“捍卫言论自由的斗争”,在社交网站上红豆兵极尽能事去攻击和污篾数名报案者,以人肉搜索和恶毒咒骂的方式,令举报者饱受精神压力。丘光耀则藉着此事把自己包装成“捍卫言论自由的超人”,把好人变作坏人、罪犯当作英雄。

 

丘光耀于3月20日在槟城的亚洲漫画文化馆被捕之后,是送往柔佛州古来警局接受调查,因为这起案件的第一个报案者郑氏(51岁,Albert Tang)是来自古来的普通民众。

 

郑氏受到行动党网络军团“红豆兵”和丘光耀支持者的骚扰与攻击,他在记者会现身说明,他从未加入任何政党,只是纯粹看不惯丘光耀的不道德言论才去报警。他认为,民众需要杜绝这些文化,以免荼毒下一代。

 

这名小市民不嫌麻烦自发向警方投报的举动,激发了来自居銮的马华党员蓝子源也跟随在居銮投报丘光耀,同时在社交网站发起集体报案行动。

 

蓝子源无可避免成为火箭的众矢之的,种种粗口和诅咒加诸他和家人身上,还有大量移花接木的合成图,红豆兵似乎要把蓝子源置于死地,却不检讨是丘光耀出言不逊在先,而把他受到警方逮捕助查的责任推到马华党员的头上。

 

无论如何,一些理智的网友仍勇于留言力逛投报者,文姓网民说:“侮辱国家领袖本来就是社会的败风,没有人拿着枪指着丘光耀这麽做。他选择做了就要负担得起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要成了是非不分的政治跟随者 ,成了法律的流氓”。

 

网民Sung Teck Tang一针见血说:“他们(行动党)就要言论自由,记者就动不动被人起诉,这是TMD甚麽道理?”

 

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念群也曾在2014年间针对有人发表侮辱女性尊严的言论而报警,这是否戮害言论自由的举动?

 

另一名马华支持者Howard Lim以真实身分回应时指出:“马华党员是举报肥超(丘光耀)!怎麽样?!马华党员何止举报肥超,我们举报极端分子拳王阿里时寻洞党(行动党)在哪裡?我们举报促查霸凌Kaffa老闆黄家业事件时寻洞党在哪裡?寻洞党除了会欺负报章媒体、勒索高昂赔款、威胁报馆开除说真话的记者、派流氓上门恐吓、抹黑造谣、助长下流歪风之外,还干过甚麽光彩的事?”

 

可笑的是,行动党与支持者只敢对着马华来骂,就如伊刑法课题只敢叫马华辞职,却不敢向马来政党说三道四。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不拉欣、拳王阿里或红衫军领袖嘉玛等人,屡次发表煽动和种族性言论,都是马华站在最前线直斥其非和投报。

 

红豆兵对举报丘光耀的华裔同胞视如杀父仇人,在网络上追杀霸凌,为何不敢把矛头对准伊党、马来种族主义和宗教主义者对抗到底?

 

同时,网络上也有大批马来网民痛骂丘光耀无礼,应受到法律制裁,但红豆兵不敢越界开战。说到底,火箭只敢攻击马华,不敢得罪马来领袖和马来选民,就如丘光耀所说的:“让马来人去干马来人”,行动党同样只敢“华人干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