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斥著机会主义之政党

根据《互动百科》的解释,机会主义,就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標,可以用尽一切方法,例如最突出的行为就是不按规则办事,视规则为腐儒之论,其最高追求是「实现自己的目標,以结果来衡量一切,而不重视过程」。如果说机会主义者有原则的话,那么他的最高原则就是成者王、败者寇这一条。

这是针对那些没有固定政治见解、隨意改变政治態度的政党和政客。借用这个词语,来痛斥这些背离所属政党的核心和党员的利益,不计一切实行妥协的理论和实践的投机者。
环视我国政坛,国阵13个成员党,建党目標不一,主要是尊重民主自由和人权,为各自的族群爭取平等权益,建立世俗化的国家。当然也出现一些乖离原则的机会主义者,他们搞朋党集团的作为主要还是为了个人的利益。
拥有中东教育背景
但是,在野的反对党里,却有个以宗教命名的伊党。这个党早在国家独立之前就已存在。成立时期,思想意识上带有不太鲜明的社会主义色彩,当年反殖民、民粹主义以及马来民族主义的传统是一致的。
在政治现实里,伊党是巫统党內外反对者的另一选择。不过1969年513惨案之后,1974年巫统成功將心腹大患伊党收编,加进国阵阵营內。1977年退出国阵。1980年代,在中东伊斯兰復兴运动的影响下,伊党內部拥有中东教育背景,且具原教旨主义倾向的势力崛起,提出了建立「伊斯兰国」的理念。
2013年十三届全国大选,伊党以建立福利国的口號贏得了21个国会议席,大选过后,由于伊斯兰刑法爭议,反对党阵营大分裂,人民联盟瓦解,伊党6个国会议员退党加入诚信党,目前只有14个国会议员。
在总数222个国会议员的国会里,14个国会议员(只佔6%)还只是少数,不必过于操心。奈何伊斯兰教信徒的执著和排他性,社会的封闭性和刑法的残酷性,以及目前频频发生伊斯兰恐怖组织的人肉炸弹,令神权国不宣而战,总让非教徒无法放下忧虑之心。
再者,这样的政党,既有宗教神权,又有种族色彩的政治团体,居然游走在执政党与反对阵营之间,奇货可居。巫统和国阵与伊党曾经合伙,破镜重圆,不足为奇。
华基政党不嫌弃
反对阵营的民主行动党,竟然也不嫌弃,一个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斗爭而又刚与伊党「劈腿」的华基政党,竟然还要摆出低声下气的姿態要求合作。更有甚者,还与一个强势统治马来西亚22年的种族主义者排排坐,一同声称「救国于贪腐」。
回顾行动党当年向华社推销伊党福利国,让伊党在檳城州、吉打州与雪兰莪州分享政权,享用公共资源,壮大组织。后来行动党毅然与伊党断交,在国家层面反对伊刑法,却在雪兰莪州配合公正党和伊党联合执政,放行行政伊斯兰化进程,也安享州內公共资源。今日伊党支部遍佈西海岸各州,宗教师传教深入民间。拜谁所赐,心照不宣。
为了国家存亡,在外敌来犯时期,中国国共可以合作,抵抗的是来犯的外敌,那是关乎国家兴亡大仁大义。反之,伊党坚持伊斯兰国信念不移,土著团结党的种族主义浓厚,加上公正党的实权领袖安华的伊斯兰教背景和诚信党(由退出伊党的少数派组成),加快伊斯兰国的紧追而来的脚步,为的是各政党一时的利益。
除了坚持伊斯兰国的伊党之外,这种宗教加种族的大联盟,难道不是投机主义吗?
摘录自  东方日报  /蔡维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