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忧外患步步为营 走错一步国运堪忧

大马近期陷入内忧外患的局面。内忧是指国会复会,由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的修正355法令私人法案动议,已再次列入国会议程表,能否在此次会议公开辩论和表决,备受关注。

外患则是大马与朝鲜的外交风波升级,互禁对方人民离境,濒临断交危机。
先说355法令修订案,已有不少人言之凿凿,指假设该修订案通过,等同为推行伊斯兰刑事法铺路,兼侵害非穆斯林权益。
事实是否如此,各政党丶宗教团体各执一词。我们也无从预测日後演变。
然而,一旦提升伊斯兰法庭的权限,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在伊斯兰法下,确实并不享有平等的审理待遇。
这对奉行多元文化丶宗教的大马而言,会不会形成一道分水岭?国家会不会加速伊斯兰化,迈向神权国?
说实在的,就算只有万一分机会演变成以上局面,大马也经不起这种考验。
宗教向来是最敏感的议题,也最容易触动信徒的神经线。355法令倘若擦枪走火,後果不言而喻,对正逢多事之秋的大马无疑火上添油
至於我国与朝鲜的外交危机,说实在的,与该国断交事情小,在朝鲜的11名大马公民能否重获自由事大,毕竟,在人屋檐下,形同俎上之肉。
相对而言,政府不会对在本国境内的朝鲜人做出过火举动,然而,朝鲜是非常态国家,领导人金正恩喜怒难测,是否会伤害大马“人质”,谁也不敢保证。万一朝鲜真的走到这一步,本质上已和哈里发国(IS)肆意杀害人质的行为无差。
马朝关系多番变化,金正男的死因及身份极为关键。朝鲜一直不肯承认死者为金正男,之所以禁锢大马公民,相信也是为了向大马索回相关重要证据。然而,随着自称是金韩松的男子现身,公告天下其父金正男已死,马朝僵局再度出现微妙变化。
朝鲜不惜与大马交恶,为的就是想掩盖金正男的死讯和死因。而金韩松宁冒生命危险露面,想是不甘其父冤死,欲为父亲讨回公道。
此外,也不愿在保护伞下躲藏一辈子,因此,必有後续动作。
此时此刻,掌握金正男毒发後第一手调查结果的大马,该秉持甚麽立场?是以国民性命安全为第一考量,抑或站在正义公理丶真相那一端
这当中涉及种种博弈,此外,还要防止朝鲜在恼羞成怒下做出极端行为。
面对内忧外患,大马唯有步步为营,否则,走错一步,国运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