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伊党上台 明天会更好吗?

有论者说:“改朝换代,缺伊不可”,鼓吹联合伊党以便更换政府。

然而,靠伊党上台,马来西亚的明天会更好吗?
许多选民渴望变天,至少也要换人当首相,他们认为只要把某人拉下来就能变天了。不过,以目前反对阵线的领导人来看,公正党:安华的夫人旺阿兹莎或阿兹敏;诚信党:末沙布;土团党:马哈迪或慕尤丁;行动党:林吉祥或林冠英;当反对阵线成功地改朝换代,当首相人选是谁呢?
旺阿兹莎是女性,不理想;阿兹敏则不是头号人物;末沙布不够资格;林氏父子雄才大略,可惜形势比人强,传说欲当副首相,作父亲的只好妄自菲薄,急忙发文告否认,既不当副首相,更遑论为首相;父亲谦虚,儿子怎能接任?算来算去,就只剩下高龄的前首相马哈迪或前副首相慕尤丁资历足够。
马哈迪种族主义者
若在伊党的合作下,反对阵线成功入主布城,首相人选有三:马哈迪、慕尤丁和哈迪阿旺是也!政论家们(包括而不限于庄迪澎、何启良及行动党的领袖)对这三人与现任首相纳吉的政绩作过评论比较:
马哈迪:当了22年的首相,年过90岁;推翻或参与推翻了3个首相,撤换了自己委任的3个副首相;强化马来政权和壮大巫统;曾发表公开信指责第一任首相领导不力和政策亲华人;撰写出版《马来人的困境》;让阿都拉萨接任巫统主席和首相大位,才有后来的“新经济政策”培养马来人新兴资产阶级。在经济上让马来人致富(通过私营化政策及“寻租”方式),被反对党责为造成国家制度腐败的始作俑者;在政治上,让巫统成为国阵里不可侵犯的主宰者;奠定马来人当家做主的地位,被指为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者。
1987年援引《内安法令》的“茅草行动”,逮捕106人、吊销3家报社的出版准证及“1988年司法危机”(将最高法院院长和法官共3人革职),强化了巫统的统治地位;在1983及1993年两次修宪削弱王室的权限,废除国家元首否决法案的权力、废除苏丹的司法豁免权,成就了巫统成为同时驾驭行政、司法、立法、王室、媒体和公民社会的超强执政党。
慕尤丁政绩平平
慕尤丁:曾和安华及纳吉结盟为宏愿队竞选获胜出任巫统副主席,受委任柔州务大臣,政绩平平;担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期间,发表“马来人为先,马来西亚人次之”;他最近还说过,即使反对阵线成立政府了,也不一定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他与马哈迪合创的土团党只接受土著为党员。
虽然批准了可以进行其他(官方语文之外)语文教学的关丹私立中学,却让华人社会维护华文教育群体出现大分裂。
哈迪推动回刑法
哈迪阿旺:曾出任登嘉楼州务大臣。在伊党执政的丹登两州尽全力推动回刑法,却无法在联邦国会提呈,以致不能推行;被嘲讽最大政绩为先后失去登嘉楼和吉打两州政权。
从第12届大选开始,在两线制的政治烟幕之下,得到非土著支持的政党护航,宣称建立名为“福利国”实为“神权回教国”,大大扩充伊党的宗教政治版图,建立了铁杆基地;现在已开门见山,兜售回教国,推行回教法;正在与巫统眉来眼去,在国会提呈回刑法355条文修正案,企图打破实施回刑法的缺口,建立政教合一的政权。
纳吉丑闻不断
纳吉:在副首相任内备受蒙古女子命案所困扰。2009年接任首相后,宣布一些“松绑”的修法动作(例如废除《内安法令》、《1948年煽动法令》,修订《印刷机与出版法令》),但是2015年却通过更为严厉的《煽动法令》。
在任教育部长期间,废除了“关闭华小”的教育法令条文;首创3+0双联课程(开放私立大专院校之门,减轻家长负担,让学子不必飘洋过海,在国内攻读大学学位);批准宽柔中学设立分校以及让拥有SPM马来文优等的统考生成为特别公务员。
接任首相之后,家庭成员涉及各种丑闻;妻子搭乘政府专机出游、千万钻戒、儿子涉股市内线交易、继子百亿令吉买豪宅和投资电影;反贪污委员会虽频频出击,历史性地提控政府部门高官及官联公司高层作弊贪污,但他本人涉入一马公司的债务丑闻,以及《华尔街日报》揭露一马公司的7亿美元汇入纳吉私人银行帐户。
观其言,审其行,这些首相人选里,两个被评为种族主义者,在位期间也频受贪腐指控困扰;一个浓厚宗教主义者,执着于回刑法,漠视马来西亚多元文化本质,建立回教国努力不到黄河心不死;还有一个是正遭受“指控”,必除之而后快的贪腐者。
这是摆在马来西亚(华裔)选民面前的实况,哪一个才是百年之后问心无愧天地,可对子孙交代的最佳选择?
摘录自  南洋商报 /蔡维衍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