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不了大国棋盘

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长子,也是现任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哥哥金正男,一直都是中国、朝鲜、韩国、俄罗斯、日本和美国的东北亚博弈大棋盘中的一颗棋子,金正男的死,必然牵动相关国家地缘政治的战略佈局。

金正男死在马来西亚境内,马来西亚就不可能从这幅棋盘和这场博弈中轻易抽身。事件发生后,我国警方和相关涉外单位从一开始便按照国内既有的查案程序、法律和国际法规范,作為一件纯粹的谋杀案(murder)去处理,而不牵扯背后的大国利益和战略因素。可是当朝鲜大使恶意指控我国“勾结外国势力”以及向我国索取尸体,这类违反正常外交礼仪的言行,使局势只能往越来越恶化的方向演变。

显而易见,从一开始就把事情推向极端化、对立化的局面,把一件刑事案件推入大国博弈的棋盘上的,是朝鲜自己。因此,随后双方的外交行為,如马来西亚召回驻朝大使、召见朝鲜驻马大使、驱逐朝鲜大使、朝鲜禁止在朝大马国民离境,大马再禁止在马朝鲜国民离马,逐渐升高的外交抗议和报復手法,成了不可逆转的必然发展。

断交未能解决“人质危机”

如果金正男命案的处理是以单纯的刑事案件程序展开,事情就不会恶化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反过来说,朝鲜方面一直不承认死者為金正男,如果死者只是一名普通朝鲜公民,马来西亚有必要“勾结外国势力”吗?朝鲜有必要把案件拉高成一场国家博弈的规格吗?朝鲜本身的言行,正好证明了那位受害的朝鲜国民就是金正男。

两国的对抗目前已到了互相“扣押”对方国民為“人质”的地步,对抗再升级的话,极可能就是进入宣佈断交的阶段。但即使断交,也未能解决“人质危机”。

国与国之间的对抗,解决之道不外两种方案,战争或谈判。以双方的客观条件而言,直接开战几乎不可能;由友好大国出兵代為讨伐也不现实。终究要用谈判的和平手段。

马朝两国可以直接谈判,但难有乐观结果。因為朝鲜执意要领取尸体,而这是马来西亚难以同意的,因為这将严重损及我国的国际和法治声誉。

马来西亚也许可寻求联合国的介入和协助,但朝鲜从来都不把联合国放在眼裡,联合国对朝鲜的制裁多数无效。以目前局势而言,有能力介入和解决,或许也可以说有道义介入和解决的,就是中国。

一旦中国介入,则马来西亚将直接置身于中、朝、俄、韩、日、美的东北亚地缘政治博弈的大棋盘上,其风险和代价将难以估计。而且,中国、韩国和美国目前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的角力正酣,中国即使愿意介入协助调解这场马朝“人质危机”,最终能否取得理想结果,也是充满未知数。

除了南海主权争议、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美国跨太协议(TPP)等课题,马来西亚又因為一宗命案而被推入中美博弈的漩涡中,这是始料未及的。

摘录自 中国报/张以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