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擅权 祸国殃民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同父异母兄长金正男在我国机场被毒杀,现代版的宫廷权力斗争活生生在我国上演,金正男之死,是不是其胞弟即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下达的追杀令?答案呼之欲出。

二月河在雍正王朝一书中,揭露大清王朝康熙皇帝的众多儿子为争皇位不惜同室操戈,手足相残,令人怵目惊心。皇权的确太诱人,直教皇子们以生死相许,早就将手足之情拋之九霄云外。雍正夺嫡成功后,对敌对兄弟秋后算帐,毫不留情,而今天的金正恩续处决了曾权倾一时的姑丈张成泽后,又夺胞兄金正男之命,不就与雍正剷除异己为巩固皇权的作法如出一辙吗?
朝鲜是硕果仅存的专制国家,金正恩身为第三代的专制皇朝继承人,他的专制作风比其先辈有过之而无不及,如罔顾国际社会的抗议声浪,屡次冥顽试射中远程导弹及核试爆,制造恐慌。
从金正恩对其姑丈及胞兄下毒手;蓄意与国际社会对立,在在说明了身为专制国家领导人的无法无天,彻底暴露出“只要我喜欢,有甚么不可以”的霸道心态,独裁作风尽显无余!
由于专制国家没有反对党及新闻媒体等的监督,当权者以个人意志统领天下,完全是古代帝制王朝的翻版,在盛行民主制度的今天,像朝鲜这样仍然停留在以专制统治国民实为人民的大不幸。
专制王朝时代,行政、立法、司法各种大权集于皇帝一身,皇权是至高无上和不可侵犯的,人民的所有一切都是皇帝赐予的,连处死也称为“赐死”。没有任何机构或力量能制衡皇权,皇帝个人的好恶就是价值标准,他的决断就可以决定整个国家与人民的命运,国家的前途与人民的命运系于皇帝一人。
更不可理喻的是,人民的生杀予夺也取决于皇帝的喜怒哀乐,这就是所谓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自古以来冤死在皇帝一声令下的臣民不知凡几,根本不需动用法庭的审讯。
皇帝的看法和意见是不能被挑战的,根本不容有不同意见与不同看法,你不同意我的见解就是反对我,就是我的敌人,就要将你打倒,甚至置之于死地,而今天在我国被毒杀的金正男不就是曾公然批评朝鲜不合理的世袭制而不容于当权者吗?
权力的过分与绝对集中在皇帝一人身上,天下之利归于一己,而天下之害也归于一己,然而权力会腐化人,绝对的权力绝对腐化人,独揽大权的帝制王朝自然难逃被权力腐化而覆灭的厄运,末代满清帝制终于在1911年被革命先行者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终结,埋身于历史的灰烬堆中,而今天世上硕果仅存的朝鲜专制王朝是否也会有落幕的一天呢?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陈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