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滥用言论自由

震惊海外华人地带的台湾陈姓女模奸杀案,近日案情峰回路转,原被指控主谋的梁姓女子随著台警查出有不在场证据后而暂时获释,关键的凶嫌即梁女男友则被查出不仅是通缉犯,也被翻出说谎成性的前科。

震惊海外华人地带的台湾陈姓女模奸杀案,近日案情峰回路转,原被指控主谋的梁姓女子随著台警查出有不在场证据后而暂时获释,关键的凶嫌即梁女男友则被查出不仅是通缉犯,也被翻出说谎成性的前科
由于程姓凶嫌一口咬定女友是主谋,还爆出妒忌说法试图“合理化”杀人动机,引发外界一片哗然,台湾媒体们还引用“蛇蝎女”形容梁女行为,她的脸书留言区都被羞辱、诅咒、谩骂的愤怒网民灌爆,多达数万则。
但随著案发现场的毛帽女现身澄清身份,梁女母亲也频频喊冤,坚称女儿事发时全程在家,台警怀疑整起案间遭男嫌误导,才会错把“冯京当马凉”,日前以证据不足而释放梁女。
案情的大逆转让外界措手不及,网民们眼见风头不对,立即涌入梁姓女嫌脸书留言区急急删除留言,原本超过3万则的留言被删剩一万多则。
、 全球过去发生多件网络霸凌事件,不堪言语霸凌自杀的案例更是层出不穷,但很可惜,引起反思的作用真的不多,当案件仍处于调查阶段时,网民已经疯传梁女的照片,梁女母亲甚至在她获释后担心她承受不住而叮咛不要浏览脸书。
从台湾网民狂删留言的举动发现,这并非是对网络霸凌的省思,更多是因为担心遭到对方以公然侮辱罪起诉,而需赔偿,毕竟台湾已经有太多网民因不慎言而遭起诉的案例。
放眼我国,网民也往往在未经审判的罪案上强加诸许多观点,甚至人云亦云的公然在留言区也留下羞辱与诅咒的言论也常见,却依然高喊这是言论自由的时代。
如果无法用客观、理性态度看待事件,也宁愿您以冷眼旁观态度来看待所有未经判决的案件。
毕竟在法律的定义上,嫌犯只要未被定罪仍是清白,因此别高呼“言论自由”,如果你连基本约束自己的能力也没有。
摘录自  星洲日报 /詹亨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