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立场要坚定

对于哈迪阿旺提呈的回教355修正案,华社的立场要坚定。我们不清楚朝野政党有什么策略性行动,但华社必然期望他们像福联会发起签名运动一样,坚定不移地反对。

砂拉越有两个首席部长立场十分坚定,先有阿德南先生,他逝世之后,接位的阿邦佐哈里先生秉承他的遗志,同样反对355修正法案内容,清清楚楚摆明砂拉越土著保守党“反对”的立场。
他直截了当,没有迟疑地反对,也说清了可让其他政党参考的理由:“砂拉越的多元民族和多元宗教特质,不允许355法令的回教刑事法在国内有立足之地”。
回教庭权限受限
上诉庭前法官拿督莫哈末阿里夫(2017年2月17日B4版)认为355法令虽然不违宪,但赋予回教法庭过高的权限。
他说,根据宪法条文,回教法庭是个有权限受限的法庭,不能与民事法庭拥有相同权限。哈迪阿旺提呈的动议,毫无疑问是违宪,更是打开了个落实回教刑事法(Hudud)的后门。
对于非回教徒,反对的理由也可以很简单。一位媒体老前辈说的好:“同性恋团体会把票投给反同性恋的政党吗?劳工团体会支持一个反劳工、亲资方的政党吗?奉行多元文化的世俗国家,怎能实施有强烈排他性反世俗的回刑法呢?”
其他政党,尤其是华基政党再也没有遁词来责问反对也要有理据。
时代巨轮是一直向前走的,不应该向后退。早在1920-1930年代,土耳其总统凯末尔就进行一连串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变革,让土耳其成为现代化和世俗主义的国家。
1924年3月,凯末尔废除哈里发制度。他强制所有政府人员必须穿西装,禁止非神职人员穿着宗教袍服或宗教徽记,并带头脱下军服,换上西服,以为国民表率,完成了土耳其服饰革命。
要退回中古时代?
凯末尔也同时推动提高土耳其妇女地位的改革。法律明文强制不准妇女戴面纱、废除一夫多妻、确立离婚制度、保障妇女在教育就业参政及财产继承的平等权利。
早在1934年就修改宪法,让妇女21岁拥有选举权,30岁则拥有被选举权。这项举措甚至比许多欧洲国家早,如法国和瑞士。
一些宣称进步的大马回教信徒多以土耳其现任总统埃尔多安为追随的对象。
埃尔多安虽然宣称坚持世俗主义及政教分离,但不是世俗化的凯末尔主义,或只是采取“政府与宗教互不干涉”的做法。
只要看看目前土耳其妇女的服饰穿戴,在宗教改革的道路上,埃尔多安就被凯末尔远远抛在后面。后退了!
马来西亚是不是也要退回中古时代?
摘录自  南洋商报 /蔡维衍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