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大哥的挑战

砂前首长阿德南昵称“南伯”(Tok Nan),新首长阿邦佐哈里希望别人称他“阿邦佐”(Abang Jo),较亲切。马来语中,Abang可以是大哥丶哥哥或夫婿,所以,也可称他“佐大哥”或“佐哥哥”。

阿邦佐眼前第一个挑战,即是阿德南逝世而空出来的丹绒拿督州议席补选。不过,该选区是砂国阵堡垒,料无阻力,胜出也是必然,佐哥哥是笑迎第一场胜利。
搞政治的,总喜欢说“风向标”或指标之类,补选也视为全国大选重要指标。不过,请搞清楚,该区本就是国阵强区,胜出已是事实,又如何作指标之用?
若说,这对佐哥哥是一个好的开始,实质意义也不大。
他真正考验及挑战,是还不明朗化的全国大选,尤其是在缺少了阿德南光环下,前首长的个人效应是否还有作为,料无人敢拍胸口保证。
国阵主席纳吉在一席都不能少的压力下,自然寄望东马两州国阵可挺直国阵背脊,在所需要议席数量作基柱下,先让国阵立於不败之地。只要西马国阵能胜出一定议席,执政也同样是无悬念的。
阿邦佐的考验及挑战,在於大选面对全国性课题,他无法将砂拉越选民隔绝在全国性冲击之外。若阿德南仍在,或许可通过他的强烈个人效应,冲淡西马国阵负面因素在砂拉越的发酵,并靠着去年州选超级犀利的“南风”,继续为国阵供应所需席位。
并非阿邦佐缺乏个人魅力,而是前任的个人因素太鲜明,阿邦佐想要营造属於自己的特质将不易。也因为如此,更多人看好阿德南能在大选时,给纳吉制造更大“惊喜”,这种高度期望也对阿邦佐是一大无形压力。若他无法给纳吉及国阵带来更大胜利,势必会冲击他在国阵中的地位丶形象及话语权。
砂国阵保31国席的25席,料非大问题,但,阿德南在州选中大胜,这25席只算是底标而已,可以相信,纳吉要的会更多,以进一步巩固自己的地位。这原是对阿德南的期望,而现在,却成了对佐哥哥的一个严峻挑战。
反对党必强打全国课题,阿德南效应是否还有馀威抵消全国性冲击,加上选民对西马国阵的负面情绪,看来,佐哥哥应无法再笑迎考验了
摘录自  星洲日报 /黄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