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无义刀 相对理性剑

以相对概念回应胡一刀的不吹不怕不伸手,敢怒敢言敢出头。

黄家泉说过,外界一直批评马华敢怒不敢言,但却没有考量到马华其实是因为欠缺支持率而陷入这种尴尬局面。胡一刀对黄家泉的逻辑很有意见,把黄家泉比喻为黄大仙,先家一名。并搬出了多届马华国会大选辉煌成绩来反驳黄家泉的说法。
胡一刀提出马华在过去国会大选辉煌的成就如1995年(30席);1999年(29席);2004年(31席)。也提到了1955,1959,1964,1974,1982,1995年,1995,1999,2004,至少8届大选华人大力支持马华。
胡一刀的逻辑很简单,黄家泉你说现在欠缺支持率而无法敢怒敢言,但过去至少8届大选马华辉煌大胜时也不见到马华敢怒敢言,所以黄家泉所说的“议员的多少”是“敢怒敢言”的决定因素;在胡一刀的历史数字的反驳下,站不住脚,沦为先话。
小弟江湖经验尚粗浅,不过向来都坚持以科学的态度看待事情。不论是演讲,文笔,主持广播节目等,皆都尽量以科学为归依,也最忌颠倒是非。今天抛砖引玉,对胡一刀历史数据提出一点浅见。
首先,先把“绝对”和“相对”的概念理个清楚。
绝对的概念是在没有比较平台下的一个数字。比如说1995年大选,马华有30个国会议席。
相对的概念是在拥有比较平台下的一个数字。
比如说1995年大选,马华比巫统少59个国会议席(马华30,巫统89)。
比如说1995年大选,马华在国阵里站有19%的国会议席(巫统89,马华30,国大党7,其他成员党36)。
重点来了,在探讨马华在国阵里的发言力量,是敢言还是不敢言时,是该用“绝对”还是“相对”的概念呢?是该看马华的国会议员的数量还是该看马华国会议员相对巫统国会议员的数量呢?
我相信谈判博弈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因为在谈判博弈中,自己有多少筹码(绝对概念)不是唯一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对方同时有多少筹码(相对概念)。理由很简单,因为谈判本身就牵涉了双方或多方的利益。所以在看谈判博弈的结果时,只看单方的绝对筹码,而不考虑多方的相对筹码;实属不公平,更是误导群众。
笔者觉得对社会有公众责任,更不希望社会被不科学的言论迷惑,所以整理了从第一届大选到第十三届大选的相对数据,希望读者可以从政治相对角度来了解谈判博弈的成绩。
摘录自  光华日报 /黄国辉(美国心理学会会员)